万年上山为何成了圣火采集地
浙江

万年上山为何成了圣火采集地

9月21日8时08分,浙江省第十七届运动会圣火采集暨火炬传递启动仪式在金华浦江上山考古遗址公园举行。这缕圣火,经过金华各地360多名火炬手之手,将于省运会开幕式当晚绽放在主会场的火炬塔之上。

创建于1951年的浙江省运动会,是浙江规模最大、参与人数最多、项目最齐全的运动会。本届省运会,参赛的都是 18周岁以下青少年运动员, 是青春力量间的碰撞。

女子足球队员在训练

女子足球队员在训练

而此次省运会的圣火采集地——上山考古遗址公园,则自带“万年上山 世界稻源”的标签。 一粒万年前的稻米,孕育着希望,对人类文明意义深远。

当古老文明遇到活力青春,会产生怎样的交融碰撞?相信很多人想来听听。

我们先从省运会的圣火采集说起。

圣火采集,历来是省运会的重头戏之一。每一次采集地的选择,都可谓是反复比对、千挑万选。

据介绍,最初的省运会,并没有圣火采集仪式。目前能找到的相关报道,最早是在2002年的第十二届省运会。举办地是温州,圣火采集地,选在当时很热门的雁荡山百冈尖曙光岩下,这里曾是专家列出的新世纪祖国大陆第一缕曙光到达地之一。

2006年,第十三届省运会的圣火采集仪式也别出心裁。火种采集地分别来自浙江的东、西、南、北四个方向:采自余姚河姆渡的“文明之火”、在浙江母亲河钱江源头开化县采集的“钱江之火”,采自台州的“希望之火”,还有在嘉兴南湖采集的“革命之火”。四方火种采集汇合,凝聚成省运会圣火“和谐之火”。

而2010年,正值建党89周年,第十四届省运会的圣火采集地,循着红色足迹,落址党的诞生地嘉兴南湖边。

从历史长河的维度来看,4年一届的省运会,已历经71年,每一次圣火采集地的选址都有着特殊的意义。

上山考古遗址公园

上山考古遗址公园

本届省运会,为什么会选择上山考古遗址公园作为圣火采集地?

或许,与“良渚”相比,在考古界早已大火的IP“上山遗址”对很多人来说还比较陌生,却颇具独特意义。如果要说起它的来历和它背后所承载的文明,很难有人不为之振奋。

进而将有人惊叹:象征体育精神的火种从这里被点燃、被传递,简直妙哉!

这得从“一粒米”说起。

最早的炭化稻米

最早的炭化稻米

那是2000年秋冬,浦江县黄宅镇上山村,一粒埋在土壤深处的炭化稻米、几块掺杂了砻糠碎壳的陶片,揭开了浙江浦江上山遗址的面纱——

距今约11000年—8500年,“上山人”告别山林,走出洞穴,走向旷野。

初秋,乡野新雨后。上山考古遗址公园的稻田边,中国考古学泰斗、北京大学教授严文明题词的“远古中华第一村”刻在一块石碑上,格外醒目。

上山文化,到底有多厉害?

从早前发布的《“上山文化”遗址联盟浦江宣言》中,笔者找到3个描述:上山是世界稻作农业的起源地;上山文化是中国农耕村落文化的源头;上山遗址的彩陶是迄今发现的世界上最早的彩陶。

上山遗址彩陶大口盆

上山遗址彩陶大口盆

要知道,“最”这个字,可不是想用就能用的。这说明,以上提法,已经经过考古实证。

截至目前,省内金华、衢州、绍兴、台州等4个市11个县市区先后发现“上山文化”遗址21处。这是中国境内乃至东亚地区发现的规模最大、分布最集中的早期新石器时代遗址群。

“万年”二字,重量几何?

其实,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说华夏文明5000年一直缺乏考古学支撑。但良渚遗址的发现,对此作出了实证。良渚申遗成功,更表明世界学界对此形成了广泛共识, 而 上山文化比良渚文化更是早了5000年。

袁隆平先生题词“万年上山 世界稻源”

袁隆平先生题词“万年上山 世界稻源”

2006年11月,在浙江浦江召开的“第四届环境考古学大会暨上山遗址学术研讨会”上,“上山文化”得到与会代表的普遍认同并被正式命名,成为长江下游及附近地区最古老的新石器时代文化。

万年上山,闪耀文明之光。如今,浙江正极力擦亮“万年上山”这张“金名片”。

今年5月,上山文化遗址保护和申遗工作专班第一次工作例会在浦江县召开,标志着上山文化遗址正式迈出申遗第一步。去年,浙江省文物局提出,“十四五”期间,将“争取上山文化遗址列入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

文明史的推进,就是一铲一铲挖出来的,正如代表体育盛会的圣火,是一站一站跑出来的。

采火使者引燃火种棒的那一瞬间,象征着体育精神由此点亮。火炬传递,则是通过不断传递,让更高更快更强更团结的体育精神不断蔓延扩散开来。

文明传承也宛如火炬传递一般,从上古绵延至今,使得文明之光熠熠生辉。

跳出“上山文化”,把视野放到浙江整个历史文化脉络上来看,就更能理解浙江的执着。

浙江素有“文物之邦,人文荟萃之地”的赞誉,是稻作、蚕丝、茶叶、漆作、瓷器的主要起源地,是一万年的文化史、五千多年中华文明史的实证地。全球最早或最早者之一的独木舟、水利设施等的发明发现地,也在浙江。

考古现场展示

考古现场展示

有人曾这样总结:浙江的区域历史从上山出发,跨过一座桥(跨湖桥),过了一个渡口(河姆渡),来到美丽的小洲(良渚),迈开了通向跨湖桥文化、河姆渡文化、良渚和吴越文明的漫长历程。

这些文明的火种,都是具有较高知名度、鲜明辨识度的浙江文化标识,向着“启明”的方向。纵然沧海桑田,刻在古老文明的基因里的求新求变、拼搏进取、敢为人先,都将久久薪火相传。

一万年前,生活在上山的先辈们就是一群“不安分”的人。他们主动脱离安全但黑暗的洞穴,为了追求更好更光明的生活,挖壕建屋,驯化水稻,点起炉火,烧制陶器……

今天,省运会的圣火在上山考古遗址公园采集,体育与文化的水乳交融,彰显出的是一种文化的传承、精神的延续。

体育圣火,与穿越万年时空而来、带着稻米清香的炊烟灶火交相辉映,见证了中华古老文明迸发出崭新活力。

(信息来源:浙江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