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岁老人来杭想领一枚徽章 只记得自己曾是军人
浙江

87岁老人来杭想领一枚徽章 只记得自己曾是军人

他不记得自己叫什么,但记得自己曾是名军人

杭州日报讯 8月1日建军节当天早上,杭州东站枢纽派出所战鹰反恐巡逻队队长戚亮亮刚准备出门,就碰上一位物业工作人员领着一位老大爷来派出所。工作人员说老大爷绕着火车东站G层广场走,不认识路。发现之后,就立马带着老人过来了。

老人家浑身是汗,拎着一个环保袋,身上背着一个“超人S”标志的小包。戚亮亮带着老人走进派出所大厅,注意到老人家的脖子上挂了块 “浙江省老年人优待证”的卡片,上面有老人的姓名和身份证号。老人衣服的胸口位置,还别了一枚党徽。

年轻时扛过枪

根据卡片上的信息得知,老人家姓孟,1935年出生,已经87岁了,诸暨人。他似乎不太清楚为什么自己会被带到派出所来,起初情绪比较激动,好几次站起来,就要走。戚亮亮赶紧把人稳住,指了指身上的制服,用普通话说,“大伯,我是派出所的,来帮你的。”

孟大爷看着他,一脸茫然,说了一连串方言,戚亮亮试着用彭埠当地土话解释,“我们是派出所的,来帮你的!”应该是方言比较相通的原因,孟大爷点点头,意思是听明白了。

戚亮亮又问老人家,“你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然而这些最基本的问题,孟大爷竟然答不上来,只是摇摇头。他大概是想解释自己为什么要出门,直接拿来包,拉开拉链,掏出一个大红色、有些泛灰的方盒子,打开一看,戚亮亮赶紧说,“老师傅,这个要放好的!不容易的!”

老人家打开的盒子,里面放着“光荣在党50年”的荣誉徽章。见到它,孟大爷激动起来,用方言讲了一连串的话。戚亮亮能听个大概,老人是名老党员,年轻时是军人,扛过枪,这次来杭州是要领“光荣在党60周年”的徽章。

独自一人从诸暨来杭州

同事通过“浙江省老年人优待证”上的信息联系上了老人的儿子。对方正在诸暨送货,一时间赶不过来。然而,这边把话讲完的孟大爷又起身要走,着急要找地方领徽章。戚亮亮哪里能让孟大爷就这么离开,事情前因后果都还没搞明白呢。于是,他话锋一转,问老人,“老师傅,你饿不饿,我去食堂给你打点饭?”

孟大爷是真饿了,点点头答应了。就在戚亮亮起身时,孟大爷又拉住他,“你是警察啊?能不能带我看看你们办公室?”这话一说,戚亮亮心领神会,他也曾经是名军人,他知道当兵人最想要看的东西,就扶着孟大爷来到装备间,果然,老人家伸出手颤颤巍巍地摸着警徽、盾牌,嘴里连声道“好!好!好!”现场的年轻人有些动容了,老人家忘记自己叫什么、家在哪里,却始终记得自己的军人和党员身份,这真叫“刻在骨头里的印记”。

到了食堂,厨师给孟大爷打了饭菜,老人家真饿坏了,大口大口吃着饭菜。后来孟大爷自己讲,他是独自一人从诸暨过来的,走了很多路。但具体这枚徽章去哪里领,却怎么都说不上来。

谈话间,孟大爷的儿子电话过来了,说现在赶过来。戚亮亮让他放心,“你父亲在派出所,很安全,你不要急。”

他永远记得自己的身份

当天下午1点不到,孟大爷的儿子赶到派出所。

孟大爷儿子解释道,老父亲年纪大了,得了阿尔兹海默症,很多事情都已经忘了。这枚“光荣在党50年”奖章,是当年诸暨街道社区发的。至于领“光荣在党60年”奖章一事,从来没接到通知,也没听人说起,应该只是老人自己的内心所想,并无根据。没想到这一走,就是六十多公里,这么热的天气,不知道老人路上有没有受罪。

听完这些,大家都很安静,这是一堂特殊的党课。临走前,戚亮亮和孟大爷儿子说,“大家拜托你,把老人照顾好。他并不糊涂,他永远记得自己的身份,这就是伟大。”

来源:杭州日报 作者:记者 李维和 通讯员 鲁静波 实习生 周太然 邵雨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