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浙江考古十大发现”揭晓!你知道几个?
浙江

“新时代浙江考古十大发现”揭晓!你知道几个?

党的十八大以来,浙江考古事业蓬勃发展,考古发现包括史前遗址、古墓葬、古城址、瓷窑址以及盐业、海塘、海防、海丝等方面,内容丰富多样。

由浙江省文物局指导、浙江省考古学会举办的“新时代浙江考古十大发现”“新时代浙江考古重要发现”评选活动,于2022年5月7日启动。近日,浙江省考古学会公布了评奖结果↓↓

图片

下面,小布为大家简要介绍一下新时代浙江考古十大发现~

杭州余杭良渚古城外围大型水利工程

图片

外围水利系统形成的多级库区示意图

良渚古城外围大型水利系统位于杭州市余杭区瓶窑镇境内,良渚古城的北、西两面,共由11条堤坝组成,是良渚古城建设之初,统一规划设计的城外有机组成部分。根据形态和位置可分为沿山前分布的长堤和连接两山的短坝两类,短坝又分为谷口高坝和平原低坝。

衢州衢江区西周高等级土墩墓群

图片

青铜构件

墓群东为铜山溪、西为邵源溪、南为衢江、北为高山,处于一个山水环绕的地理空间。目前,区域内共发现10座大型土墩墓、1座西周时期城址及13处遗址。墓葬群整体年代为西周时期,是这一时期江南地区规模最大、等级最高的土墩墓群,极有可能是姑蔑国的王陵区。

慈溪上林湖后司岙唐五代秘色瓷窑址

图片

“官”字款瓷质匣钵

后司岙窑址位于宁波慈溪市桥头镇上林湖中部的西岸边,是上林湖越窑遗址中最核心窑址。考古发现揭露了包括龙窑炉、房址、贮泥池、釉料缸等在内的丰富作坊遗迹,出土包括秘色瓷在内的大量晚唐五代时期越窑青瓷精品。

绍兴宋六陵陵园遗址

图片

二号陵园F1全景

宋六陵为南宋时期历代帝陵所在,其中包含了北宋徽宗、南宋高宗、孝宗、光宗、宁宗、理宗、度宗七帝陵及昭慈孟太后等七座后陵。南宋皇陵作为中国历代帝陵发展史上重要的一环,代表了宋代以后中国传统文化在中国南方地区的传承,对研究传统礼制、文化、建筑艺术具有重要意义。

义乌桥头遗址

图片

器物坑

桥头遗址位于义乌市城西街道桥头村西侧,东邻钱塘江—义乌江支流铜溪,遗址主体属上山文化中晚期,距今约8000年。出土遗物以陶器和石器为主,壶类陶器中检测出原始米酒遗存,彩陶具备了跨湖桥文化彩陶的基本因子,太阳纹图案一脉相承,是迄今中国乃至东亚地区发现的最早彩陶。

余姚井头山遗址

图片

出土木器

井头山遗址临近河姆渡、田螺山遗址,地处杭州湾南岸的四明山余脉与姚江河谷的交界地带。遗址文化堆积被5~8米厚的海相沉积覆盖,发掘出土露天烧火坑、食物储藏处理坑、生活器具密集区、滩涂区木构围栏等遗迹。出土器物有陶器、石器、骨器、贝器、木器、编织物等400多件以及大量丰富的动植物遗存。

安吉龙山越国贵族墓园

图片

墓园全景航拍图

安吉龙山107号古墓葬是龙山越国贵族墓群中规模最大、等级最高的一座贵族墓园。出土印纹陶、原始瓷等随葬器物571件,另有千余件以绿松石为主的玉石器。根据墓葬形制、随葬品时代和文化面貌判断,墓园范围内墓葬均为春秋晚期的越墓,中心主墓规模巨大、气势雄伟,或达王侯等级。

杭州良渚古城遗址

图片

莫角山宫殿区遗迹分布图

良渚古城遗址发现、确认于2007年,经过持续的考古发掘、调查和勘探,基本厘清了其结构布局与演变。核心区可分三重,最中心为面积约30万平方米的莫角山宫殿区,其外分别为面积约300万平方米城墙和面积约800万平方米的外郭所环绕,堆筑高度也由内而外逐次降低,显示出明显的等级差异,形成类似后世都城的宫城、皇城、外郭的三重结构体系。

余姚施岙遗址

图片

水稻田道路系统

施岙遗址古稻田是目前世界上发现的面积最大、年代最早、文化系列最完整、证据最充分的稻作农耕遗迹,起始年代可追溯到距今6700年以前,揭示了从河姆渡文化到良渚文化的稻田结构变化,反映出史前稻作农业发展的脉络。古稻田的发现表明,稻作农业是河姆渡文化到良渚文化社会发展的重要经济支撑。

杭州南宋临安城址

图片

上仓桥城墙

南宋临安城址考古首次发现了临安城内地下引水设施,具体形象地反映了南宋临安城的城市规划、建设和居民生活情况。首次大规模揭露了临安城东城墙遗迹,而元末明清杭州城东城墙的发掘,以实物形式例证了杭州的城市变迁,成为临安城考古的重要延伸,是历史时期南方城市营造和南宋以来杭州城市变迁的重要例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