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州荻港:“家门口”被遗忘的老派江南古镇

湖州荻港:“家门口”被遗忘的老派江南古镇

2021年09月14日 11:08:49
来源:凤凰网浙江

小红书@小哈的漫生活

小红书@小哈的漫生活

人在江南,想江南事。

京杭大运河的分支杭湖锡线穿流而过,她是作家舒乙(中国现代文学家老舍之子)笔下“江南最好的小镇”:在江南六小镇之外,我终于又找到一处,也许是更好的……说更好,是因为它更古朴,更完美,原汁原味,实属难得

小红书@Wt/摄

小红书@Wt/摄

始于东晋十六国时,兴于明清,千余年来,她独守一方。古弄古桥间将水乡文化和蚕桑文化展露无遗,那些大大小小深藏不露的历史遗产更是谱写了她的风华绝代。曾经,诗人们在这里泼洒下华丽的辞藻;如今,你仍可在砖瓦间感知曾经的繁荣。

小红书@问荆/ 摄

小红书@问荆/ 摄

不设门票的江南古镇已少之又少,像此地这样几乎没有商业气息的,更是难以找到。这个看似被冷落的古镇从未出现在各大热门目的地榜单上,但比起隔壁的南浔古镇,却也实实在在多了三分难得的清宁。

豆芽部落@七月木木/摄

豆芽部落@七月木木/摄

“倚港结村落,荻苇满溪生。”

湖州 · 荻港,距湖州城区10多公里,离杭州也不过一个多小时车程。她原是个靠河港的集镇,河流密集,芦苇丛生。不大的古镇里,二条小街却藏着江南罕见的民俗风貌与文化,堆砌的石板路宛如历经沧桑的老人,写满了故事。

“家门口”被遗忘的老派江南古镇

野心不重要安心是最好

湖州荻港:“家门口”被遗忘的老派江南古镇

相比于近来兴起的网红景点,荻港更大程度上是 “原地生长出来” 的古镇。多数商铺为本地人所开,楼上休息,楼下经营,到哪里都听得到当地话,极具生活气息。

豆芽部落@七月木木/摄

豆芽部落@七月木木/摄

小红书@问荆/ 摄

小红书@问荆/ 摄

从残照烟柳的千年古刹 演教禅寺 到见证乾嘉盛世的 南苕胜境 ;从有着宋代石狮、百年梧桐的 总管堂 到名噪一时的 积川书塾 ;从沿运河连绵500米的外巷埭到临市河逶迤600米的古老街市里巷埭……走进荻港, 就像走进了一处绝版的古江南

湖州荻港:“家门口”被遗忘的老派江南古镇

入村的道路并不是很宽敞,窄窄的青石板路在低矮的青堂瓦舍间穿过:小桥、流水、人家,一切都如古村应有的样子。院落门楣的对联: 民和 、家兴、业旺,彰显着平淡的年岁。

湖州荻港:“家门口”被遗忘的老派江南古镇

荻港桥多,堂舍更多,历来就有“ 23桥,36堂 ”之说。所谓36堂,就是分属章氏,吴氏,朱氏三大姓的家族大宅。 很多时候,我们开始怀念老房子。它们没有商业气氛下的锋芒毕露,也不会有跟不上趟的局促与不安。

湖州荻港:“家门口”被遗忘的老派江南古镇

荻港自古崇文尚礼。沿戏台东侧前行,过一座建于清朝嘉庆年间的长春桥,有一园,就叫 崇文园 。园内有一处绝景,始建于元末,曾享过龙恩,得过御匾,名曰 “南苕胜境”

湖州荻港:“家门口”被遗忘的老派江南古镇

园林里,章氏家族设立了一家积川私。“积川”,取自“土积成山、水积成川”,知识的积累来自积少成多。仅在清两百年间,郎朗的读书声里就出了2位状元,56多位进士,200多名大学生、贡生、举人!

湖州荻港:“家门口”被遗忘的老派江南古镇

传说,这对石狮是恩爱夫妻。由于饥荒,它们到上堡偷面条吃,却被演教寺住持施法定在了门口。因此,雄狮嘴巴挂着的不是狮须,而是面条

总管堂 是古镇里历史最为悠久的古迹,始建于南宋,后由吴氏首富吴元菊斥资重建于嘉庆年间。如今建筑虽已千疮百孔,但屹立庙宇正门两侧的宋代瘦狮却近乎完整地被保留了千年。

小红书@小哈的漫生活

小红书@小哈的漫生活

演教寺 比周边的民居要高出许多,所以一眼就能看到。自问津亭开始,天王殿、大雄宝殿层层递进,这座始建于五代十国的寺庙塑立的是“八仙”神像,是宋代全国独有的”佛道一家”。

豆芽部落@ 七月木木/摄

豆芽部落@ 七月木木/摄

里巷埭 是整个村落保存最完好的一片建筑群,当年的大户人家也基本集中在这一带。沿河的长廊自带棚顶,不怕下雨,已然成了村里的商业中心:茶馆、糕团店、馄饨店、理发店、服装店……这里是老百姓茶余饭后的休闲场所,似乎还能找到八九十年代的样子。

小红书@是寻常

小红书@是寻常

图源@《美食中国》

图源@《美食中国》

街上有间小小的茶馆,叫 聚华园 ,从民国初年开门到现在,已经有上百年历史。80岁高龄的潘平福守着这家茶馆已经有40多年,店里的每一个陈设都彰显了满满的年代感。如今,这间老茶馆却成了每个游人必来打卡的地方。

图源@《美食中国》

图源@《美食中国》

湖州荻港:“家门口”被遗忘的老派江南古镇

走进茶馆,一旁老式煤饼炉上,坐着几只上了年头的茶壶,大汗淋漓地“嗤嗤”喘着热气。自带茶叶1元、 安吉白茶5元、熏豆茶5元……在这里,好时光是低成本的。在茶客们看来,清晨到老潘的店里喝口热茶,聊聊家常,一天才算真正开始。

豆芽部落@七月木木/摄

豆芽部落@七月木木/摄

老底子的茶馆都会有剃头师傅。老潘的剃头店是最传统的理发店:一面镶着旧木框的镜子,一把上了年头的旧椅子,洗头还是用老式的搪瓷脸盆,所有剃头家什就只有剪刀、梳子、夹钳和刀布,但他的老手艺都是大家交口称赞的。

湖州荻港:“家门口”被遗忘的老派江南古镇

作为进士府第, 三瑞堂 的屋宇多达64间,是真正的“大宅门”。它是中国地质学创始人、李四光的老师——章鸿钊先生的故居。天井里,一棵玉兰树看尽230余年风华,偌大的厅堂虽已斑驳,隔着岁月的风尘,我们还是能感受到大户人家的气息。

图源@《美食中国》

图源@《美食中国》

历经数千年的嬗变,蚕农们世代 与桑为伴、以渔为歌、依丝而生,成就了当地丝绸之府、鱼米之乡的灿烂历史。 作为“全球第七大农业文化遗产”,这里 是中国最集中、最大、保留最完整的传统 基鱼塘 系统。

湖州荻港:“家门口”被遗忘的老派江南古镇

掘池养鱼,塘基植桑,桑叶养蚕,蚕沙喂鱼,塘泥肥桑,2500多年前,荻港人开创出这样一个独特的生态农业系统,直到今天,依然完美运转,基本实现了生态环境“零”污染的循环。

观叶知秋,吃肉贴膘

最美不过人间一碗烟火

湖州荻港:“家门口”被遗忘的老派江南古镇

食物永远无法脱离脚下的土地,村民们用桑基鱼塘里四季不同的应季食材搭配出当季美味,用古老的方法烹饪出的鲜活的味道,将过往的岁月凝聚成风物的气息,撑起当地人对人间烟火独有的表达。

图源@《美食中国》

图源@《美食中国》

在这一方水土,鱼与渔早就融入到村民的生活。这里几乎家家户户都会养鱼,都能烧地方特色的鱼菜。 ↑鱼汤饭 是当地宴席的一种,讲究的是每一道菜里都有鱼。 经过春天的放养,夏秋的培育,秋冬时节鱼肥虾实,简直就是食鱼爱好者的天堂!

湖州荻港:“家门口”被遗忘的老派江南古镇

荻港的↑烂糊鳝丝 以“重油蒜棘,柔软鲜嫩”而著称, 是一道不可不尝的水珍佳肴。 相传在清乾隆年间,乾隆皇帝下江南路过此地,品尝之后,发觉味道鲜美,回味无穷,因此把烂糊鳝丝列为宫廷菜肴,这道菜也从此名扬四海。

图源@《美食中国》

图源@《美食中国》

荻港村里,家里来了贵客都会泡上↑三道茶,以示对客人的尊敬。百味人生终究离不开甜、咸、苦,农家人虽不富裕,但也不失讲究。喝下甜味的风枵(xiāo)茶、咸味的熏豆茶、苦味的清茶,才能参透荻港人对生命独到的见解。

@张靓/摄

@张靓/摄

一杯熏豆茶配料非常讲究,杯里绿的是当地特产的熏豆,茶汤用的是绿茶,亮黄点缀的是枸杞、腌渍过的桔皮和萝卜干,糙米色的是炒熟的芝麻,褐色的则是紫苏籽,漂亮至极。喝上一口,先是鲜,又咸又鲜的味道盖住了茶叶的部分原味,到最后可以连配料一起吃光。

湖州荻港:“家门口”被遗忘的老派江南古镇

原以为,江南的馄饨除了常见的荠菜、鲜肉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了,没想到这 ↑施家馄饨 里还掺了新鲜的草鱼肉。秘制的白汤加上一勺猪油,撒上葱、加上辣子,满口鲜香。本就是简单的食材,这里的人却把它组合到一起成了一种当地特有的专属味道。

湖州荻港:“家门口”被遗忘的老派江南古镇

↑章氏年糕 简直是甜食控的最爱。店门口,十几块年糕整整齐齐的摆放在门口的小桌上,一半是乳白色的白糖年糕,上面点缀着金黄色的桂花,另一半是暗红色的红糖年糕。一口咬下,甜、糯、软、劲混合的口感立即充满口腔。

湖州荻港:“家门口”被遗忘的老派江南古镇

就在聚华园茶馆边上,热气腾腾的 梅花糕 已经出炉。这种圆锥形的,上大下小,上面的小帽盖撒着红丝绿丝,很是精致。咬开被烤得酥脆的表皮,热乎乎的豆沙馅儿就流了出来,甜味渗透到米粉中,让人大呼“过瘾”!

湖州荻港:“家门口”被遗忘的老派江南古镇

有着“神仙草”的美誉,荻港创造出了几十种 ↑桑陌美食 ,新奇感 十足。 桑陌酥、桑果糕、青塘饺、桑叶卷、吐丝饼……其中最受欢迎的,就是桑叶冰淇淋了。口味醇厚而不腻、清香而不寡,在初秋为游客带来一抹舌尖上的清凉。

出行攻略

地址:湖州市南浔区和孚镇荻港村

交通信息:杭州出发,从长深高速公路G25下来,“菱湖”出口,走104国道,再按旅游指示牌右转,走菁菱公路即可到达。另外还有G50的出口,可以经和孚镇到达荻港村,和孚镇也可以走走。

推荐行程:荻港村游客服务中心—景区主入口—月亮湾码头—舍西桥—三官庙(三官桥)—幸福大舞台—崇文园—南苕胜境—总管堂—演教寺—陈果夫探亲码头—外巷埭—里巷埭—鸿运堂(朱五楼故居)—大礼堂—礼耕堂—秀水桥—三瑞堂—三官庙—舍西桥—月亮湾码头—景区出口

原标题:

距杭州1.5h车程,藏了一个被时间遗忘的千年古镇,关键是还不设门票!

来源: 诗画浙江文旅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