枝繁叶茂才能百花争艳!浙婺“梅花”背后的梅花桩们

枝繁叶茂才能百花争艳!浙婺“梅花”背后的梅花桩们

2021年05月29日 09:08:27
来源:凤凰网浙江金华

谁能想到,20多年前一度低迷甚至被一些人担心会失传的婺剧,随着时代的发展、党和国家对传统文化的重视,以及婺剧人的不懈努力,如今起死回生,越走越辉煌。

参加2020年央视春节联欢晚会全体演职员合影

参加2020年央视春节联欢晚会全体演职员合影

特别是最近几年,婺剧频频出现在高规格舞台上,得到越来越多人的关注和喜爱。浙江婺剧艺术研究院(浙江婺剧团)正逐步从浙江走向全国乃至海外。最令院长王晓平欣慰的是,全团上下有劲一处使,有“一棵菜”的精气神。“浙婺的朵朵‘梅’‘兰’背后,有一大拨愿意成就他人的梅花桩们。”

2019年浙江婺剧艺术研究院参加中宣部、文旅部主办的春节晚会节目《锦绣梨园》演出,全体演员合影。

2019年浙江婺剧艺术研究院参加中宣部、文旅部主办的春节晚会节目《锦绣梨园》演出,全体演员合影。

龙套、配演都惊艳

享有“金牌绿叶”美誉的影视演员吴孟达曾说:“一个演员重要的不是站在哪个位置表演,而是不论站在哪个位置,都能奉献出最好的表演。”浙婺的配角和龙套演员们,就是这样的人。

来自山东的刘福明今年31岁,9年前因为跟头翻得好被招进了团。初入团的时候,他演的基本是兵丁。虽然没有单独的角色或台词,但只要他上台翻起跟头,总能得到观众如潮的掌声。后来,在剧团的培养下,嗓音不错的他开始尝试演花脸,并主演了几出折子戏。如今,他在一些大戏里也常演重要配角,其中不少是楼胜所演角色的死对头,被部分团员戏称是楼胜的“黄金配演”。那晚楼胜“夺梅之夜”的折子戏专场里,《火烧子都》的魏良就是他。

刘福明

刘福明

“为了舞台上呈现得更好,我们赛前反复练习,一直在磨合。”刘福明说,武功表演不能懈怠,必须得练,“多打几次手上才能灵”。当晚开演前,他和楼胜还在后台来回对打了多遍。上台后,两人打得畅快淋漓,倒扑虎、硬抢背等高难度动作也发挥自如,为这折戏大大添彩。“演出完成,看到楼胜含泪上台谢幕,我们也很激动,比自己参赛还激动。”

来自河北的刘宁进团不过3年,却已是浙婺大小剧目的“御用兵”。连续数十个小翻,他说来就来,这跟他平时刻苦练功分不开。浙婺演出很多,演员们一年平均200多天都在外地。但在演出前后,即使在房间过道、舞台前的空地上,他们也要翻上几轮。用刘宁的话说:忙起来更充实。

刘宁

刘宁

34岁的武功演员郭鸿秋表示,武功在身上,文戏要入心,不能懈怠。“每次演出都是学习和展示自己的机会,不论龙套还是主演,每个人都尽己所能做到最好,舞台才能出彩。”

郭鸿秋

郭鸿秋

浙婺有几十位像他们这样的武功演员。

抢妆无缝连接

抢妆,顾名思义就是抢时间改妆,是指幕间换场或中间休息时,由化妆师、服装师更换演员的妆容、发型及服装,多见于一演员演绎多角色时。而这在婺剧舞台上常有。

“16日竞演梅花奖的演出,应该是我近年来时间最紧、难度最大的抢妆了。”在中国婺剧院大剧场后台见到浙婺舞美服装部的姚丹时,她正忙着为《断桥》的演员们整理妆容,裤子口袋里鼓鼓的。她说里面都是她工作时必备的“宝贝”——别针、针线、剪刀,以应对突发情况。

枝繁叶茂才能百花争艳!浙婺“梅花”背后的梅花桩们

楼胜“冲梅之夜”的演出,因为三场戏的服装差别很大,间隔时间又短,对舞美服装部来说是一次大考验。姚丹说,为了这晚的演出,剧团提前一个月就在给刀剑把子、服装行头等复查补缺了。他们还多次模拟排演了换场时间,想方设法把原来15分钟时间压缩到了2.5分钟。人员也从原先的两人增加到四人,分别负责脱、递、穿和补妆,无缝连接。“为了节约换装时间,我们还把服装的一些纽扣换成了粘扣。”

枝繁叶茂才能百花争艳!浙婺“梅花”背后的梅花桩们

不过,当晚还有个更大的考验。在35℃的室外天气里,演出剧场里却没有空调。“观众入场后,再加上灯光,楼胜演完一场宛若蒸桑拿,全身湿透。”为此,他们准备了冰块、风扇、水杯,换装期间由抢妆人员轮流为楼胜扇风降温。

就这样,他们完成了挑战,忙而不乱、井然有序。“其实每次演出都是一样的,看到演员在台前完美落幕,我们在后台也欢欣鼓舞。”姚丹感慨道。

乐队起承转合

枝繁叶茂才能百花争艳!浙婺“梅花”背后的梅花桩们

如果说,人们把中国戏曲称之为“东方歌剧”的话,则戏曲音乐指挥(鼓师)之于整个戏剧演出中的作用,丝毫也不逊色于西洋歌剧的指挥。

“乐队要做的就是配合演员,做好剧目的起承转合,烘托演员情绪,营造演出氛围。”浙婺的司鼓陈志鹏说,这就需要大家做到“心中有戏谱”,才能“下手有节奏”。亦即对整出戏的舞台调度和演员的唱、念、做、打、翻均要了如指掌,烂熟于心,这样才能把握整个戏剧的脉搏。

枝繁叶茂才能百花争艳!浙婺“梅花”背后的梅花桩们

司鼓在指挥整个乐队演奏的强弱快慢、轻重疾徐和转换进出的同时,也配合着演员的演唱和身段动作,使唱、念、做、打有机地融为一体,并在整个演出过程中协调着各个艺术部门间的默契配合,能动地推动戏剧矛盾的发展。陈志鹏说,演出中容不得一秒钟的开小差,还得根据演员的表现临场应变。比如武功演员多翻了个跟头,他们的鼓点也要及时跟上。或粗犷强烈,或优美动听,乐队都是服从于舞台上的演员,以帮助他们更好地呈现。“演员和乐队应该是互相成就的。”

枝繁叶茂才能百花争艳!浙婺“梅花”背后的梅花桩们

正是因为这份专业,浙婺的乐队也是观众追捧的对象。演出结束后,观众经常会围拢到乐池旁,为他们喝彩点赞。

图片

【后记】

在楼胜竞梅之夜刷屏的朋友圈里,记者印象最深刻的是南京当地的一个戏迷微信群“昆虫记戏迷群·众筹看戏”,南京昆剧迷们都被婺剧俘获了。“是不是去其他团借了外援,否则这团确实太强了。”“他们扎着靠还那么轻盈,躺下去都不带喘气的。” “婺剧的锣鼓真带劲,和演员的动作一样,干脆利落!” “这出文戏武做很成功,演员的动作都是一步到位,没有拖泥带水。” ……句句惊叹,字字肯定,足见楼胜和浙婺团队的功力深厚。

浙婺院长王晓平说,这叫“一棵菜精神”,一个好的剧团演职员工从来就有这种密切配合和通力协作精神。“一棵大白菜,有菜根、菜心、菜叶、菜帮等,只有这些不同部分紧紧地抱在一起,才能长成一棵菜。一个好的剧团,从演员到乐师,从主角到配角,也必须拥有这种精神,才能演出一台台好戏。”

“枝繁叶茂,才能百花争艳。”王晓平说,浙婺的成功,不只在于梅花,还在于背后众多的梅花桩。

来源丨金华新闻客户端 金华发布

作者丨夏斌婷 苗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