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西班牙华商|所居合在水云乡(下篇)
浙江

走进西班牙华商|所居合在水云乡(下篇)

走进西班牙华商|所居合在水云乡(下篇)

天色越来越暗,我们从布达佩斯坐五个小时飞机才抵达这里,可以说是舟车劳顿。火炉散发着暖意,屋内光影昏暗,我们举着的酒杯里倒映出打盹的影子。窗外海天交接处,几缕橘红的晚霞,就像大海的鼓,敲响入眠的声音。酒馆里还有个黑人在打鼓,这鼓斜挂在腰间,我叫不出名字。一个西班牙女歌手在唱乡村民谣,歌声很美,像炉火的光芒,在我们的心中摇荡。但这个穿着天蓝色长裙的中年女歌手具体唱的是什么,我听不懂歌词,子考也是一样。但音乐并不需要确切的语言,那曲声,那旋律,就已足够表达。在西班牙、意大利等欧洲城市,到处都是浪漫的歌手。

走进西班牙华商|所居合在水云乡(下篇)

我在意大利安科纳小住几日,蒋豹夫妇每天去工场,我除了坐下来写一两个小时的旅途笔记,无所事事,常常在村庄里闲逛。那是一个有着古罗马时期明显痕迹的小镇,站在绿茵如盖的平坡上,就是蔚蓝色的地中海。在距离蒋豹家几百米的一个城堡一样的低矮的黄房子里,每天黄昏,我常常看到七八个,或者五六个老人,皱纹老树皮一样堆叠,他们或拉起手风琴,或弹奏吉他,在那里低吟弹唱,唱着夜晚的欢歌。还有巴塞罗那我们宾馆门外的沙滩上,那个键盘手和女歌手,都是花甲年纪,可他们的歌声和海浪一样蓬勃不息。诸如涂鸦术,街头歌唱家,在欧洲大地上,就像路边的灌木丛,碧绿的,生发着青草的气息。

除了天气特别寒冷的日子外,这个小酒馆总是热闹的。八点多钟,对于马拉加,还是很早的夜,举目越过烤炉的火光,就看见了一些南美人、摩洛哥人,在酒馆门外不远处的灯光里,兜售一些小商品。影影绰绰,形迹可疑。相比马德里和巴塞罗那,马拉加的治安环境要好。这些南美人、非洲人实际上就是当年华人的缩影。可以肯定,华人到欧洲,实在是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当年比子考早些出来的华人,像他哥哥他们那一代人,比如青田、文成、枫岭、桂峰等乡民,通过不同途径,来到西班牙、荷兰、德国、意大利等欧洲各国,很多人是砸锅卖铁才来到这里。语言不懂,做生意没有资本,他们也像今天的非洲人、摩洛哥人、南美人一样,晨曦微明,就将两只装满小商品或服装鞋子的布袋,挂在肩膀上,踩着朝阳去“卖散”。我的同学余旭东中学毕业后来到了马拉加这个海边城市,最初就是子考描述的,像今天的卖花者,或者沙滩上卖夏日沙滩用品,这些行业他都经历过。而学生黄智慧的朋友娄敏伟,相比子考、旭东要幸福,虽然他在西班牙的另一个城市阿里昆德也“卖散”,也是天色微亮,就去市场拿货,小跑着去街头找位置。显然,因为父母就在西班牙,是老华侨(他初中没毕业,就被父母带到国外了),比起子考、旭东单打独斗,至少有家,有亲人每晚亮着灯等候他回家,温暖着天黑的路,敏伟自然要幸福。

走进西班牙华商|所居合在水云乡(下篇)

娄敏伟也是典型的少小离家去西班牙的代表,至今仍在马拉加海边做贸易。

他们三个人现在都在马拉加的批发市场做服装、小商品批发。余旭东和娄敏伟在西班牙的时间比詹子考要长,南宋温州学者陈傅良在仙岩讲学授徒,宣扬“经世致用”,他和叶适等人形成的永嘉学派学说,既源于温州地域,也对后世温州人影响深远。他们仨的身上尽显温州人的机敏和勤奋,在马拉加都拥有了自己的一片天空。詹子考与我探讨中美贸易战对华人商贸的影响,探讨华人的未来走向问题,鞭辟入里。子考说,华人在欧洲将近一个世纪,也渐渐从散兵游勇走向了贸易国际化。这是几代人的努力,也是文化的趋同。随着国内社会经济的发展,教育水平的逐渐提高,国内经济逐渐追上甚至超越欧洲经济,在欧洲各国的新侨民越来越少。像现在的摩洛哥人、南美人这样“卖散”、“卖花”的行业,很多华侨已经不会再去做了。温州人天性要做老板,因为温州人具有狼一样的闯劲。没有市场,他们去开拓;哪里有商机,他们就去扎营;积累了原始资本,他们就谋求新的平台。娄敏伟和我讲,少年的他以前在国内读书,别人都羡慕他父母是华侨,以为在国外钱就像长江水,从天上滚滚而来。他也特别骄傲,父母在国外,仿佛走在路上,自己脸上都有光在闪动。后来被父母带到了国外,就知道了。生活只是一块移动的钟表,无论到哪里,滴答滴答,时针滴答滴答提醒你,躺在那里睡觉者,很快就会被清场。虽然父母在西班牙经营多年,可是他不会躺在父母的财富上,不等不靠,就像神农尝百草,每一种生活的经历,他都视其为财富。他的足球踢得好,身体素质好,这一点反映在商贸往来上,也是资本。商业资本也是人的综合资本的再现。

老一代桂峰籍的欧洲侨领,很多人都是知识分子。比如北京师范大学高材生潘仲骞先生,荷兰的潘世锦先生,匈牙利的郑乾友先生,而在詹子考的身上,我似乎看到了老一代桂峰人的青春再现。子考现在正致力于商会的许多工作,为马拉加的许多侨民乡亲搭建一些平台,研究欧盟贸易政策,分析时事。有着良好文化基础的他,现在正致力于商会的许多工作,为马拉加的许多侨民乡亲搭建一些平台,研究欧盟贸易政策,分析时事。但对于华侨企业家必须保持清醒认识,如何走正规化之路,如何以粗放的贸易方式求得涅槃。对于侨民,如何去除自身陋习融入欧洲文化,都是新命题。

文化的差异和趋同,肯定是有过程的。要在欧洲获得融合,让侨民深度契入当地文化,需要时间的粘合剂,也需社会精英。现在的很多侨二代、侨三代在西欧洲国家土生土长,他们的很多同学就是原住民,中国的文化在他们的身体里已经有了陌生感。故土的脐带在地中海的海水中长时间的浸泡,血液里的咸度指标已经不一样了。我的好几个学生对子女的教育非常重视,他们在欧洲创业发展,深刻地体会到了教育背景的重要性。企业做得再好,贸易做得再大,结果还是用知识说话。子考的侄子侄女,他们在西班牙长大,攻读法律、国际贸易等专业,这一点,也是新一代人以新的方式为父辈接盘。

走进西班牙华商|所居合在水云乡(下篇)

2018年8月9日,是马拉加这个旅游城市最旺的时候,欧洲的八月,是全民休假日。很多人来到了这里。而次日,又是这个城市独有的狂欢节,热闹劲可想而知。子考要安排我与商会朋友聚餐,那晚,我见到了文成的周相高,青田的建东,锦瑟流年,他们都见证了欧洲这十几年的繁荣和蜕变,在异国他乡相互依存,同舟共济,这是很多欧洲华侨的留影。

一百多年前,俞曲园对好友瑞安一代大儒孙诒让居住的浙南满怀想像,称其为“所居合在水云乡”。为了写这一篇文章,我又专程去了一趟詹子考的故乡桂峰,葱茏的林木间,云蒸霞蔚,远山的梯田水雾氤氲,一方水土滋养一方人。士不可不弘毅,四十二岁的子考浓眉大眼,国字脸,我看到了他大山的方正和坚毅,也看到了水云乡的智和义。我住的酒店面对着海,门前的大道上到处是高大的棕榈树。离开大山,四季来回在欧洲海陆,地中海的水浩浩汤汤,詹子考在新的海岸线,搭出了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写了一个新的脚本,这个脚本里,有着蓝色的辽阔和浩瀚。

注:本文来源为作家金庆伟长篇散文《唱片上的指针》选章

走进西班牙华商|所居合在水云乡(下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