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台州南部的扛“嫁子”婚俗


来源:凤凰网浙江综合

“嫁子”这词源自台州方言,普通话说的是“嫁妆”。这是那个特定时期男女结婚时,女方嫁囡时陪嫁的必备“嫁妆”,乃传统婚礼当日的重头戏

“嫁子”这词源自台州方言,普通话说的是“嫁妆”。

这是那个特定时期男女结婚时,女方嫁囡时陪嫁的必备“嫁妆”,乃传统婚礼当日的重头戏,一般都是在上午进行的。

扛“嫁子”的习俗,流行于上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末。在台州南部,年过半百的人可能都记忆犹新,而对于80后、90后,或许有所耳闻。可是,相对于00后、10后的人来说,那可就闻所未闻了。

记忆中,我曾经扛过三次“嫁子”,第一次是为姑表兄结婚时扛的“嫁子”,后面两次是朋友结婚时相邀去扛的“嫁子”。

备好“红鸡子”,半路上就有人讨彩

那时的温岭石塘箬山,偏僻渔村还没有通沿海公路,进出每个村、各个岙之间通行的唯有崎岖不平的山路。从上马(即现在的石塘镇政府所在地)到箬山打爿岙(即石塘镇东兴村,原箬山镇政府所在地),当时有两条山路可以通达:一条路是从上马的“鲜霖咪”(谐音)经“牛栏梗岭”,过苍岙老虎门口、中央街路、苍岙嘴头、岩皮头,就到了打爿岙;另一条路是从上马石,经西沙岗头、沿半山腰过大黄坭、小黄坭、山岩屿岗头、苍岙嘴头、岩皮头再到达打爿岙。

第一次为姑表兄家扛“嫁子”时,我才十岁。从女方家的大黄坭,到苍岙的表兄家,大概需要走三四里路光景,还要翻过两个山岗头,对于年少体弱的我来说,是一个体力与耐力的考验。

结婚吉日上午,在男方家用过早餐后,加我在内一起的二十几个人组成浩浩荡荡的队伍,肩扛扁担、毛竹扛筒,手拿背包带(那时退伍军人复员时都有保存,需要时去借)和绳索,在两个打炮仗(放鞭炮)的朋友带领下,向女方家出发了。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步行,我们来到了女方家。

他们把早早准备好了的茶水(一般都是桂圆红枣茶)端给我们每人一碗,先喝了茶水吃了点心,大家才一起动手分头干活。

其实早在我们还没有到来前,女方家早已将所有嫁妆都抬了出来,摆放在自家的房前屋后,等待男方家的人来扛走。

大红油漆的家具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闪闪发亮。

几件主要的大件家具,分别都贴上了醒目的大红“囍”字。各个抽屉里,还随意放进去“炒米”(爆米花)、染了洋红的花生、各色各样的软硬喜糖,还在“月栏担”里放进了红彤彤的“红鸡子”(染了洋红的鸡蛋)。这些喜庆的随妆礼品,是为了这些“嫁子”扛到半路歇脚时,会有“讨喜”的路人来讨彩头,以备分发给他们的。这也是当地约定俗成的婚礼习俗之一。

十担十扛,还加一扛

这些嫁妆,有大件的,也有小件的,视物件的大小轻重,分配相应人员,也就是个子高大、身强力壮的人抬扛最大件(如大橱、五斗橱、脚桶货),个子矮小身单力薄(如我)扛最小件,按劳分配。带过来的毛竹扛筒、扁担也一样,粗大的竹筒杠抬大件,细小的竹筒扛小件,按需分配。我与一个年纪相仿、个头相似的小朋友,扛最轻的小件“角牌凳”(两张漆着鲜红油漆的方凳)。

扛“嫁子”也有讲究,规矩不少,其中,什么物件得先扛?哪个物件扛最后?都有顺序排列。

一般情况下,第一扛是“面桶架”(放脸盆的专用器具,高1.5米左右,三只脚,中间80厘米处有一个圆形的木架用来放脸盆,上面还有一个放香皂的肥皂盒,最上方还有一面镜子和一个放毛巾的架子,很实用);

第二扛是“梳妆台”(新娘子梳妆打扮的用具里面都有);

第三扛是“大橱”(也叫大柜,相当于现在的挂衣柜,体积最大,一般都是靠体力好的四个人来扛);

第四扛是“五斗橱(柜)”(一般都是放米、油、豆、面、粉等食品杂物,比较重,也需要四个人抬);

第五扛是写字台(相当于现在的办公桌);

第六扛是“箱橱”;

第七扛是“炕床”(可以放棉被的门床);

第八扛是“角牌凳”(即我们小孩子扛的两张方凳子,也有的四张);

第九扛是“香橱”(木质的近似于皮箱,实际上后来都改成了真皮皮箱,还有一副专门用于抬杠的“箱架”);

第十扛是“脚桶架”(像个“大杂烩”,里面放了大长桶、小长桶若干,大脚桶小脚桶若干,大桶盘小桶盘规格不同的若干,还有托盘、茶盏、痰盂、搪瓷、美孚灯、热水瓶、手电筒等等。还有一个“火坛”,相当于取暖器,里面放木炭生火取暖,老人用来暖手暖脚,是铜制的)

这就是所谓的“十担十扛”。其实还有一扛,就是“被丝”(绸缎棉被,赤橙黄绿青蓝紫各种颜色都有,被面上印花既有龙飞凤舞画幅,也有虎跃马驰图案,鲜艳夺目,精彩纷呈。另外还有两对绣花鸳鸯枕头,煞是好看,象征着成双成对,永结同心,白头到老,百年好合)。

“嫁囡也要量家当”,视经济条件而定

不过,“嫁子”几担几扛的多少,要视女方家的经济实力而定。条件宽裕的会多嫁几扛,经济拮据的会少嫁几扛,不一定的。“起(造)屋要量家当”,“嫁囡也要量家当”,不能一概而论的。

等所有“嫁子”捆扎绑定后,大家还要在绳索捆绑处塞上预先准备好的“粗纸”,以防颠簸路上绳子磨破油漆表面。

一切准备就绪,要出发了。原先两个打炮仗的过来要在“嫁子”前面放三个单向鞭炮,然后放一串长长的小炮仗,这就算“嫁子”正式起扛了,按照刚才的先后顺序一一扛走。最后,留下那两个打炮仗的,在女方家喝过喜酒后,下午时分,迎接新娘以及众位“义姊妹”(伴娘)去往男方家,晚上,再在男方家闹洞房喝喜酒……

历史的年轮滚滚向前,到了80年代末90年代初,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沿海渔区经济蓬勃发展,人们逐渐富裕起来了,建起高楼大夏,室内装修都十分精致,所有的家具设备都直接安装在房间里,一应俱全了,结婚也不需要女方家那些笨重的大嫁妆了。

到了现在这个年代,陪嫁的嫁妆时兴送一些金银首饰、保值收藏品,条件更好的富有人家,甚至还嫁给数十、上百万现金或婚房、豪车了!

过去那些传统习俗的婚嫁仪式也渐行渐远,嫁囡陪嫁“扛嫁子”的风俗习惯也早已淡出了人们的视线,退出了历史的舞台。如今上了年纪的人也对这些婚俗都开始渐渐淡忘、慢慢模糊了。

[责任编辑:罗倩倩]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热点推荐

热点聚焦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