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王丁力:资深动画师的多极追求


来源:凤凰网浙江综合

2019年2月12日下午,王丁力先生在位于椒江云西公园的画室前。1966年2月,王丁力生于黄岩,1988年毕业于温州师范大学美术系,1989年进入香港无线电视深圳翡翠动画公司任高级动画师,现执教于中国

王丁力部分画作

2019年2月12日下午,王丁力先生在位于椒江云西公园的画室前。

1966年2月,王丁力生于黄岩,1988年毕业于温州师范大学美术系,1989年进入香港无线电视深圳翡翠动画公司任高级动画师,现执教于中国戏曲学院新媒体艺术系动画专业。其艺术作品曾参加北京、深圳及欧洲等地展览。

父亲在部队时爱画画 作品参加过全军美展

“追溯以往,小时候的环境特别重要,其实说白了,我与弟弟王艾(诗人、艺术家)从小都受父亲较大的影响。父亲本质上是一位艺术家,尤其在气质上。”王丁力打开话匣子。

上世纪50年代末至60年代初,也就是其父年轻的时候,先后在海南岛、湖南、苏州三地当兵。其父喜欢画画,是部队里的一位文艺骨干。受当时文艺意识形态的影响,尤其是受柯勒惠支版画影响,他创作了不少作品,参加过全军展览,其作品还获得过全军美展二等奖。

“因此,从小孩子开始,家里有很多关于美术的杂志与书籍画册。在父亲的影响下,我从小就开始学画画,以临摹为主。父亲还订阅了许多杂志,如《美术》《大众电影》《富春江画报》,还有后来的《江苏画刊》等。父亲经常出差去上海,每回都给我带回许多美术方面的书籍,因为那是个信息和物质都匮乏的年代,所以有这么多可以学习的专业书籍对我来说已是十分幸运了。”王丁力介绍道。

王丁力的父亲是个具有浪漫气质的人,画过大型的革命宣传画,版画与漆画,写过徐志摩式的诗歌,创造力丰富,但也很感性。他一直希望儿子长大做有所专长的人,有独立生活能力的人。

少年王丁力拜师交友学画,拜见了当时黄岩文化馆的画家蒋文兵,蒋老师纯粹的艺术追求与热心引导,至今让他印象颇深。同时,王丁力也结识了当时亦师亦友的王跃平老师,在黄岩的画友杨军、陈爱国等人。

“记得那时还要在长潭过轮渡,再转车到黄岩,经常是早出晚归宁溪老家,暑假时到杭州中国美院(浙江美院)美术培训班、临海等地学画,主要学素描、色彩,应对高考。在那个物质与信息匮乏年代,家庭的支持与自身努力是分不开的。”王丁力说。

在深圳做动画 起初师从《大闹天宫》原画师

1989年,王丁力从温州师范大学美术系毕业后,在路桥职业中学做美术老师。

满怀理想,又有些叛逆,只做了一学期老师的他决定自谋职业,并考入在深圳的香港无线电视翡翠动画公司。

到深圳后,他经过半年培训,先师从上海美影厂的浦家祥老师,浦家祥是《大闹天宫》的主要原画师,名望甚高,技术精细,经验丰富,为人随和,后来他又师从著名动画导演何玉门。

师从名门,王丁力学以致用,大师们那种以做国外顶尖加工业为主要工作的动画行业在他看来才是真正动画的内核,这是如今许多搞专业动画的人根本无法在技术上企及的。

“那时中国动画可以说半壁多江山都在我们这个公司,以至于后来翡翠动画公司被称为动画界的黄浦军校,我也在那里升职为高级动画师。”王丁力向记者介绍他的“资深动画人”之由来,“现在回想,进动画公司也是偶然,刚毕业在一所职业中学做老师,那时年轻总想着要换一种环境,就是不安于现状。”

王丁力说,上世纪90年代初的国内动画,面临市场经济冲击,主要是做国外加工业,参与做了质量非常高的A类动画片,有:华纳公司的《蝙蝠侠》《狗仔三剑客》,美国迪士尼的《急先锋》《黑鸭子》《甘美熊》《高比游世界》等。香港公司的管理制度很完善,那时我们虽然经常通宵加班,但是没有人强制你加班,大家都是为了多挣钱自愿的,那是个技术品质与收益直接挂钩的年代。

疯狂爱上绘画 常与诗人艺术家聚会

“那时动画对我来说可能是一种技术意义上的谋生方式,而创作活动则显得复杂,比如那时候就开始狂热地画油画,充满了激情,买很多的画册,大

多是超现实主义经典大师的作品。”王丁力说。

他一边工作一边画画。画画对他来说是一种最接近个人内心需要的东西,他很需要这种表达方式。那时候的年轻人对很多东西比较直接,没有拐弯抹角的想法,很接近原点,也接触到了培根的画以及西方很多超现实主义大师的作品。对比起来,学院里读书的时候,他比较拘束,有点青涩,但在深圳时期,他似乎一下打开了一扇窗户。

当时的深圳是改革开放的窗口,整个大环境放松自在,有朝气,有活力。后来由于他弟弟王艾也来深圳谋生,周围的生活就更热闹了,首先是因为王艾写诗的关系认识了诗人孟浪,后来认识了欧宁、农夫、王敏、黄灿然和艺术家曹涌、王川等人。那时在12平方米的房间里,各式各样的朋友很多,几瓶啤酒和一袋天府花生,可以神侃到深夜两三点钟。在这样的状态下画画,他觉得获得了内心的一种满足。

在中国传媒大学任教 在欧洲办个展

“在北京感觉就会不同。有些变化非常的微妙,尤其这三十年,中国的发展以及其发展的背后,可以说影响到了每个人。”王丁力说,2005年他在中国传媒大学北广在线动画专业任教,开始时与动画学院合作做一部10分钟的动画片《凡高在中国》,颇受好评,现在他在中国戏曲学院新媒体艺术系教动画。

大约从2003年起,王丁力开始正常画画了。后来,他建了工作室,期间也参加一些不大不小的联展,其中也有欧洲的几个展览。前些年在北京做了两个个展:一个在弘园的《独一无二》专题展,另一个在798的“作者画廊”的《显形》个展。

“我一直在寻求转变,这种深入需要长期的专注力和时间来解决。大卫·弗雷德里希的作品对我很有启示,他是一个把自然景观转变成心理图像的人,对画面的限制和简化,同超现实主义齐里柯和马格利特全都相通。近几年,用在纸本上,将多种材料结合来画,也是我今后的一种方向。”王丁力说。

因父母离世而伤感 回台州从事美术教学

采访中,记者感受到,王丁力在作多极追求,当然这个“极”的维度还是不繁复的。

“近两年,由于父母相继离世,对我在内心情感上打击深重,回到家乡也是在某种程度上弥补这么多年在外面情感上的欠缺,尽管有些事情无法挽回,真像时间与生命无法回头一样,或许只有内心安慰罢了。”王丁力说。

他看过《红楼梦》里宝黛那种刻骨生死离散的爱,理解生命不只是文学描写,而是超越文字界限意义,他知道宝黛因为对死的深刻感知,才走出了“蒙昧”,活出了更丰富更鲜烈的人生。他希望自己拥有充沛的人生,那样才算真正活过。

去年四月前后,王丁力因好友阿明介绍结识了天一教育集团老总王辉,并在椒江云西公园旁一家名为“尚天一画”的美术教育机构从事美术儿童与初高中美术教学。

“这不只是让孩子快乐地画画,教师是要做一个合格的艺术引导者,主要是开发孩子的创造力和想象力。”王丁力认为,自己做了这么多年的创作,回过头来看,其实孩子的绘画对自己也是一面学习的镜子,返璞归真,回归童真看世界,王丁力说这也不是他一个人这样做,艺术大师毕加索、米罗、克利、通布利等都是这样认为的。

“所以我本着此愿,付诸一腔热情,但愿一份耕耘一份收获。”王丁力感慨道。

这些年,王丁力先生就像一只飞来飞去的风筝,飞向北京,那边他继续完成大学教学任务,而风筝的线被攥在台州“手上”,这里有他专门培养学生绘画的教学点,虽然有辅导老师,但需要这位艺术大咖不时来当顾问与管理,比如新学期的教学大纲等,但无论在哪一头,更多的精力他用于绘画的“终极追求”。

元宵节前夕,记者走访位于椒江云西公园的画室,与王丁力聊起艺术与生活。

2016年起,他担任北京市计生委成立的“宝贝计划”儿童绘画大赛的评委。去年4月,在路桥图书馆做有关艺术与儿童绘画学习主题讲座,同年11月在台州市文化馆也做了类似的专题讲座。

“近两年,我一直在做动画媒介上的创作,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个人本行,不久前在广州朋友工作室做了后期音乐配置,用作品来实现自己的念想。我做艺术从来没有要参加什么展览为目的,一切从内心出发,做好自己,修习自己。其他的都是外部作用,不很重要。”王丁力告诉记者。

[责任编辑:罗倩倩]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热点推荐

热点聚焦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