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嘉善史上最大的“棚改运动” 背后原来有那么多故事


来源:浙江在线

老街,老屋,阴雨天。沿街商铺卷帘门紧闭,斑驳的石粉墙上,一块“房屋征收办公室”的指示牌明晃晃地引人注目。嘉善县城中山东路516号,这里是东门二期2号地块房屋征收办公点,原址是一

老街,老屋,阴雨天。沿街商铺卷帘门紧闭,斑驳的石粉墙上,一块“房屋征收办公室”的指示牌明晃晃地引人注目。

嘉善县城中山东路516号,这里是东门二期2号地块房屋征收办公点,原址是一所民办小学。两层砖房,办公室设在了一楼东面的一间教室里。墙壁上,一张一米多长的征收红线图把征收范围圈成了一个“凸”字。60岁的王洪生在这里住了20多年,房子继承自父辈。“搬,是真舍不得。”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王洪生最终还是在意愿征询表上签了字。

东门大街,嘉善县最老的商业街之一,东起青龙桥,西至人民桥,全长1269米,宋元以来便有人居住于此,渐渐形成商市,如今低矮的老屋绵延林立,年久失修、蛛网密布,设施老旧、环境脏乱,与飞速蜕变的城市景致格格不入。像这样的棚户区,在嘉善还有不少。

这是许多城市发展进程中避无可避的尴尬,一边高楼林立,一边棚户连片。去年,嘉善县正式启动中心城区4个片区、8个地块共计约4473户、44.57万平方米的棚户区改造工作,东门一期地块、硕士街(一号、二号、三号)地块、老县政府西侧地块、体育北路环岛南侧地块、儿童公园南侧地块1000多户顺利签约,今年,西门二期、东门二期、北大门(老火车站)地块、沪嘉城际铁路沿线“三门一线”征收行动持续推进,涉及征收户2800户以上。

在嘉兴市委常委、嘉善县委书记许晴眼中,这是一件关乎民计民生的大事,也是一个朴实而美好的愿望:“希望每个嘉善人都能住上好房子。”

一场史上最大的“棚改运动”  

“这在嘉善历史上,是从未有过的事。”覆盖范围最广、影响人数最多、关注程度最高,嘉善县棚改办常务副主任万志琪用三个“最”,给这场“棚改运动”下了定义。还有一个“最”他没说出口,嘉善为这项工作定下了期限:两年。

2018年4月25日,各地块第一期启动征收,入户登记调查、改建意愿征询、千人抽签选房大会、征收协议签订……每一个时间截点都牵动人心,但嘉善让“居者有其屋”的信心却从未动摇。“在发展的过程中,把这些问题解决掉,那才是长远,那才是根本,那才是最终受老百姓欢迎的。”许晴如是说。

当地政府计划用两年时间完成4个片区8个地块的棚改,其中,光东门大街就超过1400户。首次征询意见,东门一期等地块同意改建率超过94%。结果并不让人意外。在这里,超过50%的房子居住面积不足50平方米,居民居住条件艰苦,公共服务配套缺失,安全隐患四伏,居民改善住房环境的意愿强烈可见一斑。

嘉善市河以北,超过9平方公里的城区内,更多的家庭憧憬着新居梦。嘉善县城区儿童公园南侧地块,一幢单位宿舍楼始建于上世纪80年代,夏正贤和唐阿大夫妇在这里生活了20多年,这是个局促的家:50多平方米,5平方米左右的客厅兼做餐厅,每到饭点,人只能侧过半个身子在厨房里做饭炒菜。

今年3月,他们将从这里搬出去。在新城区第一人民医院东侧,占地2.65万平方米的320套安置房项目建设如火如荼,其中一套100多平方米的安置房,将成为他们的新家,地段优越、配套齐全,这个小家的历史将在这里续写。

今年,嘉善还有2800多户家庭,将如夏正贤和唐阿大夫妇一般,告别棚户区,奔向新生活。但路上,还有诸多未知。2月19日上午十点,东门二期2号地块房屋征收办公室,一场问与答的拉锯正在展开。

“公租房和私房的赔偿价格不同,1994年以前工龄满两年能享受房改政策……”房屋征收工作人员顾至垚低声细语,各类相关征收政策早已烂熟于心。他身旁是头发花白的顾奶奶,站在门口匆匆问了几句就走,再去而复返。“我想来想去,还是要再问问清楚。”顾奶奶有点紧张,但这次她进了屋,坐下聊了没几句,又四下里找起白纸来:“年纪大了,怕记不住,还是写下来保险。”

这样的场景,不停在这间不足十平方米的老教室里上演。有人来问政策,有人来签意愿征询表,同样忙碌还有征收人员,每天八点半,三人一小队,上门分发旧城区改建意愿征询告知书和意愿征询表。“每一处房子都敲过门。”一位退休被返聘来做工作的征收人员说。

这头连着百姓利益,那头牵着城市发展。在公平公正公开的大前提下,每一个公正人员都前所未有的认真细致,慎重严谨。根据国有土地房屋征收的相关政策,对征收地块住户首先要开展改建意愿征询,若同意率过低,所有征收工作将被终止。根据《嘉善县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这个比例被定为了90%以上(含90%)。

一个千家万户的安居梦

这两天,78岁的胡锡弘日日盼着天能放晴:“搬家总要找个大晴天才好。”

去年选房签约后,今年3月,他们将从老屋搬走,到亲戚家暂住,等待安置新房一年后交付。可惜今年天公总是不作美,连日阴雨,他和老伴的搬家计划无奈延期。教了半辈子书,当过县里中学的老校长,人送外号“老胡校长”,自然,桃李满天下的胡锡弘一点都不担心搬家这事:“好几个学生抢着要来当搬运工,出人出力出车。”

县城花园路145号,其中一幢建自上世纪末的教工宿舍楼,就是胡锡弘的家。一幢楼24户,住的大多是退休老教师。胡锡弘住四楼,80多平的老屋,三室一厅一厨一卫,与当时大部分员工宿舍相比宽敞多了。自从有了小孙子,每年暑假,是老屋最热闹的时候,在上海工作的儿子儿媳会带上孙子来小住,这间老屋见证了儿子的成长,也见证了三代同堂的喜乐,但胡锡弘却不想再住下去了。

上了年纪后,曾经一口气就能爬上的四楼,成了一段遥远的距离。楼上的住户都是平均年龄70岁以上的老人,为此胡锡弘曾经跑到社区居委会,提出了为老房加装电梯的建议。去年年初,一纸征迁公告将胡锡弘的忧虑扫除:“这下好了,总算能住上带电梯的房子了。” 胡锡弘的家被划进了硕士街三号征迁地块。

然而,让胡锡弘一样的被征迁户始料未及的是,这次征迁安置并没有现房,期房安置要两年后才能交付,且分散在县城新区的数个地块。为此,胡锡弘做足了功课,新房地块到底在哪儿附近有无菜场医院等配套设施?坐公交多久能到?征迁工作启动后,热心的胡锡弘成了自家区块的监督员,这支由社区工作人员和被征收户组成的监督队,成了本区域全体住户的“传声筒”,他们被邀请到了征迁的各个环节中来,收集各方建议向上反馈,走家串户告知征迁工作的最新进展。

2018年11月10日,嘉善有史以来规模最大、人数最多的“千人抽签选房大会”在县体育馆拉开序幕。

4天、96小时、5760分钟、345600秒,1093套安置房被成功选出,东门一期等5个地块上的1053户老住户最终梦圆安居。这场大会的圆满本地人戏称为,棚户区改造安置房选房的“嘉善速度”。万志琪告诉记者,此次选房大会拿出了安置房源1867套,共有8种户型,每种都按照实际选房数量的1.2倍以上予以保障。

第一天抽取选房序号,后面几天才是正真的选房环节。有的人第一天的前一晚就赶到现场排队,万志琪清楚地记得那是深秋的傍晚,吃过晚饭不放心,他就直奔体育馆。门口已有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全副武装等在当场,大衣、围巾、热水壶,显然打算守到第二天。万志琪劝了许久,老人始终不肯离去,幸而有值班人员全程值守。

这4天的记忆,也深深印刻在了胡锡弘的脑海中:“就跟填高考志愿一样,这辈子都忘不了。”同样万人空巷的还有位于花园路上的棚改安居房展示中心,胡锡弘回忆道,正式选房第一天当晚,前来了解安置房位置、户型和周边配套的老住户们几乎要将大厅淹没,晚上十点多还有许多人不愿离去,认真研究户型地段考虑选房方案。那几天,展示中心仅当面接受讲解的访客每天就超过300人,人数是此前的2到3倍。

一支以心换心的先行军

一些细节,让胡锡弘暖心至今。选房大会上,进场签到井然有序,现场一人一座,每人都领到了一个方便袋,里面有水、面包、饼干等。“这次棚户区改造征迁工作程序规范,离不开背后默默付出的工作人员。”胡锡弘由衷点赞。平稳有序的背后,是一支挺在一线,以诚心和行动换取百姓安心的棚改先行军。

“苏阿姨,在家哇?”2月20日下午四点多,67岁的陈天龙敲开了苏海英的家门。当过村长、村委书记、社区书记,陈天龙退做惯了群众工作,退休后却依旧闲不住。这次棚户区改造征迁,他当仁不让被返聘成了一名征迁工作人员。

这次上门,陈天龙带了新消息:根据第二批棚改安置房规划建设进度,东门二期等3个地块的每月征收进度已经被确定下来,将于4月公布改建意愿公告和调查登记公告;6月老火车站、西门二期地块公布征收方案、征求意见,并在9月选房、签约。

70岁的苏海英笑开了花,她和老伴蜗居在50平的老屋过了大半辈子,客厅地上至今有一条明显的分割线,不足10平的空间曾经被分成两半,一半是儿子的房间,女儿则住在只容得下一张小床的阁楼上。“有生之年,我也能换新房住了!”这次苏海英家被划进了老火车站棚改地块,知道她关心征迁进度,陈天龙时常上门带消息。

急民所急,和陈天龙一般认真负责的征迁工作人员不在少数。去年5月,任春浩被抽调到县棚改办,而此前他从未参与任何一次征迁。跟着三四名征迁工作人员在硕士街地块走访,征询住户意见,他边听边学。老住户关心的是什么?问题不一而足,但有一件事让任春浩动了心思。

因是期房安置,不少住户对安置房的施工情况,具体位置疑问最多。那是去年7月的一个傍晚,吃过晚饭,任春浩骑着车把所有安置房地块跑了个遍。每个地块最近的公交站在哪儿?来往有几班公交线?等车时间是多久?最近的菜场在哪里?翻开任春浩的笔记本,逐条逐项记录清楚。“你看,人民医院东侧地块的人民医院公交站,有六趟公交经过,去最近的超市有三班车,等车大概15分钟到半小时。”工整清秀的字迹中透着认真。

至今,任春浩办公桌的电脑里,还存着一张硕士街地块平面图。初到棚改工作组,为了尽快熟悉地块情况,他利用专业绘图软件,手绘了这张图,标清了每家每户的具体位置,如此才做到了心中有数。

这样的小故事,还有许多。随着征收的推进,未登记建筑认定、房屋产权人不明确、公房承租权变更等成了亟需解决的难题,其中房屋建筑认定直接关系到可选安置房的大小。去年,嘉善从县住建、综合行政执法等部门抽调20多名干部组建国有土地房屋征收涉及未经产权登记建设认定工作组,一线开展实地调查,到现场集中会商。

去年12月25日晚上12时,东门一期地块,硕士街一号、二号、三号地块,老县政府西侧地块签约率为99.28%、97.1%、100%、99.17%、98.19%,签约协议正式生效,上述地块顺利进入房屋征收程序。

眼下,新一年的征收战役已然打响。日前,嘉善召开全县三级干部大会,划定了对新一年中心城区棚户区改造的线路图,大力推进“三门一线”征收行动,完成征收2800户以上。“过去一年的征收,我们累积了许多经验,机制也慢慢完善。”对此,万志琪很有信心,“把工作做细做足,尽最大努力,保证群众利益。”(浙江在线-嘉兴频道)

注:文中部分图片由嘉善县棚改办提供

[责任编辑:吴晶晶]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热点推荐

热点聚焦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