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关浙江县市区“一把手”们 链长制“省考”刚刚结束
浙江

事关浙江县市区“一把手”们 链长制“省考”刚刚结束

2021年12月31日 07:25:49
来源:浙江日报

12月29日,为期一个多月的链长制“省考”完成了最后一场。

这场特殊的“大考”,考的是全省各地开发区产业链链长。而这些“链长”,八成由县市区党政“一把手”担任。

2019年8月,浙江在全国率先提出产业链“链长制”。浙江省商务厅一级调研员、此轮评审专家组组长梁志良告诉记者,在推行两年多的节点,考“链长”就是要回头看看“一把手”们干得怎么样。

1.jpg

市长县长齐上场

“链长制”,顾名思义,强调的是“长”对产业链的发展负责。

正因此,浙江在实施链长制之初,就要求得由各地党政主要领导担任当地产业链链长。

作为链长,他们的职责是帮助厘清产业链发展的堵点痛点,提供资金、人才、土地等政策支持,助推产业链高质量发展。

如今在浙江基层,八成的“链长”都是由县市区党政一把手担任。

颇值得玩味的是,浙江第一位由地级市市长担任的“链长”诞生在丽水。“链长制”实施不久,丽水市委副书记、市长吴晓东担任丽水滚动功能部件及特色工业机器人产业链的“链长”。

这传递出清晰的信号:绿水青山的丽水迫切希望在制造业产业链上获得新的发展,加快实现高质量发展。

吴晓东任链长后,丽水经开区仔细梳理现有产业,并确定滚动功能部件及特色工业机器人产业链作为首批创建浙江省级“链长制”示范试点。

两年来,丽水上游“补链”、中游“强链”、下游“延链”,让这一产业有了质的飞跃——

上游“补链”。引进国内最大直线导轨用型钢生产企业天裕型钢,与国内最好的特种型钢生产企业加强在材料上的研发攻关,对区域直线导轨原材料质量进行全面攻关、改良。在此基础上,再狠抓“母机”研发,成功研制直线导轨生产设备,精密等级超过台湾地区、接近日本;

中游“强链”。这两年,通过培育引进滚珠丝杠副、直线导轨副、滚动轴承三大核心产业重点企业,让直线导轨、相关轴承产能分别占全国的40%和50%以上,初步奠定国内行业主导地位;

下游“延链”。紧盯数控机床、电动汽车总成、特色工业机器人等行业,引入中车集团等企业,引入意大利洛威尼雕刻机器人等“隐形冠军”。正在对接洽谈扫地机器人、咖啡机器人、水下机器人等“高大上”工业机器人项目。

同样,在金华经济开发区,党政主要领导任“链长”的同时,有专业领域背景的副链长负责更精专的产业链工作。一方面从专业角度给出产业规划的建议,另一方面梳理企业的难点痛点,通过技术交易平台,联系到专家咨询解决。从前粗放式的产业链发展有了精细化引导,招商工作更加有的放矢。

链长制的影响力不仅在浙江省内。2019年至今,已有20多个省(区、市)提出“链长制”。其推广速度甚至不亚于同样发迹于浙江的“河长制”。

2021年年初,广东省将实施“链长制”写入了政府工作报告。此前,2020年走进“链长制”队伍还有江西、江苏、山东、黑龙江、河南等;市级层面,合肥、长春、深圳等十余座城市也各自印发了相应的工作方案。

从公开政策信息可见,多个执行此制度的“链长”都是由政府部门“一把手”担当。

既找“县市长”也找董事长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流行一句话:不找市长找市场。这折射的是,当时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初期的艰难与憧憬。

三四十年过去,我们的市场经济体系早已建立。面对疫情下国际产业链供应链的不确定性,以及产业转型升级的需求,浙江提升产业链稳定性、竞争力,既抓作为“链长”的各地党政主要领导,也依靠产业链上“链主型”企业的董事长。

在“链长制”实施过程中,不少链长与“链主型”企业一道,协力保证产业链稳定,提升竞争力。

余姚经开区参加此次评审会,便是由当地的“链主型”企业江丰电子相关负责人前来作答。去年,疫情爆发之初,作为抗疫急需的远程测温仪芯片配套企业,江丰电子被列入余姚首批复工企业。复工首日,员工到岗率就达到了78%,产能利用率上到了80%。

2.jpg

江丰电子董事长姚力军曾这样介绍:“江丰电子所有的生产线,全部是自主设计的高端定制装备,我们打造了完整的生产体系。”正是得益于此,江丰电子复工复产,保证了上下游的稳定。

链主带头,企业转型升级更有动力。在温岭,市级财政每年安排逾1亿元专项扶持企业开展数字化改造。在改造过程中,温岭抓住了关键的“链主型”企业——利欧浙泵。

该公司研发供应商协同平台,打通了从客户订单到最后自动结算的全信息流管理,利用数据溯源,近300家核心供应商能第一时间自动获取企业ERP信息。

抓住“链长”,培育“链主”,对一地产业链的竞争力提升影响巨大。在桐乡,前沿材料产业链“链主”企业华友钴业牵手世界500强韩国浦项集团合资建设项目,由“链长”作为浙江省重大产业项目负责人亲自跟进,推进华友浦项三元前驱体项目和浦华正极材料项目,将桐乡的新材料产业链延伸至下游锂电材料领域。由此,桐乡进入全球知名新能源车企的核心供应链。

链长,归根结底是营造更优产业环境。梁志良告诉记者说,一些链长将银行行长、研究院院长、产业联盟盟长等各类主体的“长”集聚到一起,形成良好的产业链发展生态,产业链发展自然事半功倍。

地方党政主要领导帮助开发区做好顶层设计,作用可见一斑。

在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链长便是由钱塘区区长沈燕俊担任。一上任,链长对开发区内316家生物医药企业进行了两次地毯式走访调研,并编制《钱塘区促进生物医药产业高质量发展三年行动计划》等,为产业链发展提供政策支撑。

据此,杭州经开区制定头部企业招引“图谱”,精准对接头部企业102家,链长带队上门招引项目,其中一个总投资超20亿元的项目就是在链长对接下落地的。

事关浙江县市区“一把手”们 链长制“省考”刚刚结束

探索更多“链长制”的浙江经验

“链长制”实施两年多,其应对中美贸易摩擦、疫情影响期间的产业链稳定性的作用,得到充分释放。

然而,浙江并不满足于此,深入实施链长制,浙江眼下又努力探索更多新经验。此次评审会上,浙江省商务厅要求参加评审的各地产业链汇报“双链长制”和绿色低碳产业链发展近况。

2021年9月,浙江省商务厅、省发改委、省经信厅、省教育厅等十部门联合出台《关于推进山区26县开放平台共建发展的指导意见》。《意见》指出,山区26县应开放平台应适度发展数字经济、生命健康、电子元器件等环境敏感型产业,创建绿色低碳产业链“链长制”试点。

在“顶流”开发区与山区26县开放平台结对的基础上,如今浙江正启动探索“双链长制”。

所谓“双链长制”,就是让发达地区的开发区与山区26县链长对彼此的产业链发展通盘考虑,一同谋划推进。杨威介绍:“过去的结对,是‘山海协作工程’下区县之间的全面合作,两地开发区之间的尚未形成精准对接机制,这次我们在深化山海协作机制的基础上进行新的探索。”

眼下,不少地方已经匹配到了“最佳拍档”——

丽水经开区化工行业的绿色发展方向,和宁波石化经济开发区的绿色石化产业链互为上下游;

松阳开发区主导产业是智能装备制造和精密制造,恰恰和嘉兴经济技术开发区主导产业之一的高端装备制造产业相近;

天台经济开发区的特色产业是“大车配”,而湖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在集聚了一批新能源车龙头企业,两者合作,能够延长产业链。

对于这种结对,不仅山区26县积极响应,发达地区开发区也同样主动参与。

南浔经济开发区党委书记陈纯志告诉记者,很多先进地区开发区“看不上”的项目,并非项目本身不行,只是有的不符合他们的产业定位,有的受制于土地等要素限制无法落户。

“双链长制”将有利于在项目招引上,更好地在省内实现跨区域的资源配置,基于此两地的产业链也能相互协同发展。

绿色发展,是接下来浙江升华“链长制”的又一方向。

评审会,不少开发区谈及自己试点探索绿色低碳发展的新进展:杭州湾上虞经开区率先在开发区内推行新材料“链长制”,越走越深;平湖经开区迭代升级欧洲(德国)产业合作园,加速发展新能源汽车产业链;海盐开发区的氢能源燃料电池动力系统项目,创新“氢的应用”和“人的需求”互联,延伸绿色发展产业链。

4.jpg

守护好绿水青山的底色,是山区26县发展产业的前提。杨威告诉记者,他们也将在接下来的考核中侧重26县绿色低碳产业链“链长制”试点的情况。

“双链长制”、绿色低碳发展……这些新探索,或将成为浙江开发区产业链高质量发展的新动能,为全国提供更多“浙江经验”。

浙江新闻客户端见习记者 拜喆喆 记者 翁杰

原标题:

涌金楼|事关浙江县市区“一把手”们 这场“省考”刚刚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