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鹤女人》:探索婺剧现代戏的更多可能性

《千鹤女人》:探索婺剧现代戏的更多可能性

2020年11月19日 11:39:09
来源:杭州文广旅游发布

“妇女能顶半边天”这句话已经响彻中国大地几十年,但关于它的渊源却鲜为人知。在作为“最‘艺’是杭州——2020年杭州市a新剧(节)目汇演”压轴大戏的新编婺剧现代戏《千鹤女人》开演前,我和报社的资深摄影还来了一场大讨论,原来他也不知道,当年这句著名语录,竟然出自建德的千鹤村。于是在没看这部戏之前,我就有了一个预感:这部戏排对了。

60年前,千鹤妇女是全国典型。在新中国成立初期,建德地区还流传着“妇女下田,无米过年”的说法。大家普遍觉得到田里干活是男人的事,妇女下地不吉利,而千鹤妇女却改变这一旧俗,积极投身劳动。

在《浙江省妇女运动史》上,记载着这样一段历史:“1955年春,建德县千鹤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肥料不足,春花管理不善,水利没有修好,早熟作物未下种,柴火准备不足。这些都应在本月内完成的生产任务,共需投工1667工。如果光靠115个男劳力,夏收夏种任务无法完成。农业社把生产任务向妇女交了底,同时调整了积肥报酬,组织了托儿所。全社88个女正劳力一致行动起来,仅用4天时间收割油菜105亩,烧焦泥灰5.6万斤,并在自留地种上苋菜、南瓜,屋边种下向日葵,还为50多头猪贮备好七天的食草,为夏收夏种做好了充分准备。由于妇女的积极参加,劳力不足,肥料不足等困难很快得到解决。”

当年,毛主席为建德县委上报的《发动妇女投入生产,解决了劳动力不足的困难》一文作出500多字的批示,不仅高度肯定了千鹤经验,要求在全国推广,更首次明确提到“中国的妇女是一项伟大的人力资源”。这一重要论述,后来被选入《毛主席语录》。

回到舞台,这部由建德市宿江演艺有限公司(建德市婺剧团)根据这个历史事件改编而成的婺剧现代戏《千鹤女人》,故事也从妇女想要下地开始说起。“千鹤村当年办了两件了不得的大事,一个因为妇女都要去劳动,所以建立了第一所农村幼儿园;第二个则是成立了女子民兵连,要知道当时全省只有两个女子民兵连。”建德市宿江演艺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周毅告诉我说。

舞台之上,沟壑横亘。开场的老城墙上,姑娘们扎着麻花辫敲锣打鼓扭着秧歌的场景,瞬间把观众带回了上世纪50年代。然而在千篇一律的蓝灰色衣服的映衬下,也透露着在那个百废待兴物资不足的年代,妇女们想要通过劳动,实现更多自身价值,过上更好的生活。于是以张春兰、李大脚为主角的千鹤妇女,在通过扫盲班的学习开阔了眼界之后,她们发誓要打破当地“女人下田,没米过年,女人踩过的地不长庄稼”的陈规旧俗。

当然要打破规矩,阻碍肯定是有的,首当其冲的就是张春兰的婆婆和李大脚的公公。婺剧没有越剧那么婉转,也没昆曲的典雅,但恰恰这种包容性的乡土气息,反而和《千鹤女人》题材很搭。国家一级导演韩剑英给这出戏注入了很多土味情趣,就连媳妇和公公婆婆斗嘴,都充满了农家乐的喜感。当李大脚半夜女扮男装去田里干活时,“怕怕怕鬼来吓”这类白话唱词,直接把观众逗乐了。文戏武做也是婺剧的一大特点。比如在得知自家女人们偷偷下地干活时,男人们直接把婆娘们扛在肩上就往家里拖。这样现代戏的“武斗”场景,看得也着实带劲。

老实说,在杭州很少看婺剧。印象最深的大概就是传统戏《白蛇传》里经典的《水斗》,但是没想到作为杭州地区唯一一个专业婺剧团的建德婺剧团,群众基础如此好。杭州大剧院歌剧院1500多人的位置,按照疫情防控75﹪的上座率,竟然也满了。

建德由于靠近金华地区,当地百姓非常喜欢婺剧。别看这个1962年成立的建德市婺剧团只是个地方院团,但第一代演员都是浙江戏校第一届婺剧班的毕业生,实打实的专业科班出身。

虽然是地方剧种,但建德市婺剧团非常非常的忙,很难想象,这个团一年光演出就有300多场,进校园、下农村,走商演,忙得不亦乐乎。周毅说,有时候忙起来,一天早中晚都有演出。虽然过去古装戏是主要题材,但这些年,他们团也推出了反映建德人文精神的红色三部曲《大洋埠》《紫金滩》和《千鹤女人》,让观众看到了婺剧在现代戏的更多可能性。

更为难得的是,这次的主角全都启用青年演员,平均年龄都才二十五、六岁,反倒是老演员们,国家一级演员做剧务,二级演员跑龙套,为团里青年艺术人的储备做足了准备。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我觉得剧本在开场的矛盾冲突可以更强烈一些,女主角张春兰的人物形象如果再鲜明一点会更突出。不过作为此次展演中最“新”的作品,相信“新鲜出炉”的《千鹤女人》在打磨之后会更丰满。

作者:《青年时报》编委 张玫

原标题:

一出“妇女能顶半边天”的《千鹤女人》,探索婺剧现代戏的更多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