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郑洁的二次创业


来源:新华网

带着两次大满贯单打四强和两次大满贯女双冠军的荣耀,郑洁曾在四川省网球管理中心副主任的岗位上任职三年,2018年9月辞去该职务后,她开始了人生的二次创业。郑洁的创业地点选择在中国改革开放的门户深圳,今年

带着两次大满贯单打四强和两次大满贯女双冠军的荣耀,郑洁曾在四川省网球管理中心副主任的岗位上任职三年,2018年9月辞去该职务后,她开始了人生的二次创业。

郑洁的创业地点选择在中国改革开放的门户深圳,今年的WTA年终总决赛也落户深圳。郑洁与总决赛在这里不期而遇,她成为该赛事邀请的WTA“未来之星”项目导师。

对于辞职创业,郑洁说,多年国外参赛经历,让她学到很多先进理念,她不想将自己局限于四川省内,更希望面向全国发挥作用,也希望拥有自己的俱乐部。

郑洁去年10月在深圳福田区成立郑洁国际网球俱乐部。除俱乐部之外,郑洁创业路的另两个项目分别是“郑洁杯”青少年网球赛(2010年已开始)和推动校园网球。

选择在深圳创立俱乐部,主要原因是2015年出台的《福田区引进世界冠军和文体名人暂行办法》打动了她。福田区把郑洁作为网球人才引进,政府给予扶持政策。郑洁的俱乐部位于福田区景田小学旁,附近还有两所中学——福田外国语中学和科技中学。政府的支持政策包括提供场地、为俱乐部的孩子提供就近入学机会,俱乐部则需要代表福田区参加比赛。

俱乐部的运营分为两块,一是专业训练,二是面向大众经营。专业训练部分,郑洁的丈夫张宇担任总教练,另外聘请了三位外籍教练、一位体能教练、一位生活老师和一位英语老师。目前与俱乐部有协议的孩子有6人(9-12岁),孩子们上午上课,下午练球,周末加练,每天晚上英语老师为他们补课。特意配备了英文老师,是因为英语是网球语言,想走职业化道路,语言要过关。孩子们在俱乐部免费训练,家长只负责食宿费用。郑洁解释说,这批孩子的培养更多是为了“品牌”和“情怀”,目标是走职业化路线,当然也算长期投资,未来如果有了好成绩,俱乐部再与球员谈收益分配。

职业球员培训目前完全是贴钱在做,需要大众经营的业务来补贴。由于俱乐部只有六块场地,所以大众培训的收入相对有限。大众培训前半年还挣不出场租费用,今年暑期开始,收入慢慢可以顶上场租,但整体上俱乐部还不赚钱。

让郑洁欣慰的是,专业培训已经小有成果。在今年深圳市的比赛中,俱乐部代表福田区参赛,拿到了金牌第一和总分第一的成绩,而去年福田区的排名还是第六。

今年的“郑洁杯”青少年比赛也取得了突破,因为已经是第十届,赛事逐步得到政府和企业的认可,这两年完全可以实现收支平衡。今年“郑洁杯”被列入中国网协主办的四个青少年积分赛事之一(另外三个是耐克杯、少儿联盟和中巡赛),这四个赛事是中国青少年积分赛中级别最高的A类赛事。“郑洁杯”也从最初的每年一站比赛发展到今年的八站比赛外加总决赛,参赛人数从开始的几十人剧增到如今全年共三千人。作为奖励,总决赛排名靠前的选手可获得俱乐部训练营训练的机会,表现出色的小球员再送到日本的训练营接受训练。

在推动校园网球方面,郑洁今年迈出了第一步。她与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合作,在当地35所中小学开展网球项目。郑洁团队的五名教练被分成四个组,去这些学校驻扎、指导。教练组会在周末培训学校的体育教师,以便当地教师可以更好地协助训练。通过三个月的训练和观察,在各个学校选出部分学生成立校队,校队每天下午5-7点在室内馆训练。训练一年后,明年将组建校际联赛,比赛成绩好的孩子可以获得当地升学上的支持,鼓励更多人练习网球。郑洁本人会定期与队员交流。五个教练的开支以政府采购服务的形式承担,学生们不需要承担费用。据了解,继乌兰察布市之后,山东泰安本月将成为郑洁校园网球项目进驻的城市。

在青少年培训中,郑洁的感触是,中国11-12岁年龄段孩子的普遍问题是有小升初压力,到了12岁以后会分流,是否坚持打,家长会犹豫。其实,这个年龄还很难判断是否是好苗子,家长通常不敢把打网球作为未来的赌注。因此想做青少年俱乐部,需要探索一条兼顾学业的路。

另外一个问题是,中国教练在培养球员时,更多偏重技术训练,战术灌输得较少,所以中国球员进入职业赛时在经验上吃亏,出成绩的时间跟欧美球员相比也较晚。

[责任编辑:王秀秀]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热点推荐

热点聚焦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