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陆有仁:一个民间中草药博物馆的家国情怀


来源:凤凰网浙江综合

从《神农百草经》到《本草纲目》,中药文化历史悠久、底蕴丰富。其实啊,祖国医药是一部读不倦的书,让我一辈子兴致昂然地学习下去、研究下去,我现在收集、展出的,也只是沧海一粟。站在倾注所有心血的中草药博物馆

从《神农百草经》到《本草纲目》,中药文化历史悠久、底蕴丰富。其实啊,祖国医药是一部读不倦的书,让我一辈子兴致昂然地学习下去、研究下去,我现在收集、展出的,也只是沧海一粟。站在倾注所有心血的中草药博物馆展台前,陆有仁娓娓而谈。

望着现代与古朴结合的展馆,从医40多年、身为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浙江省中医药学会中医药文化分会理事的陆有仁坦言,倾囊建造中草药博物馆,一方面是爱好所致,更多的是传承心愿。习近平总书记曾说过,让历史说话,让文物说话,在传承祖先的成就和光荣、增强民族自尊和自信的同时,谨记历史的挫折和教训,以少走弯路、更好前进。中医药史,就是这样一部充满智慧的书,让人爱不释手、百读不厌。

行医偶遇,一个民间中草药馆诞生

在浙江省德清县城塔山森林公园西北隅,贴山而过的舞阳街,在此忽然静谧了很多。路边一幢独门独户的徽派建筑,在青山绿荫的掩映下,白墙灰瓦更添几分古朴优雅。

走进大门,一股淡淡的中药味扑鼻而来。抬眼处,布局极具中式风格,门窗、木梁、雕花、马灯等都别具一格;而科普厅,油光锃亮的红木家居,以及一幅幅直垂的楹联,透露着浓浓的传统文化气息……

“从18岁开始独立行医,至今已经43年。不过,办这个博物馆是我的副业!”送走病人,一脸和气的陆有仁笑道。“我从小受祖父熏陶,立志长大从医, 7岁时得了伤寒重症,是中草药救了自己,这使我对中医医术更加膜拜。”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缺医少药是常态,有空上山采草药成了陆有仁的必修课。1981年的一天,陆有仁在采药途中见一丛荆棘旁有一块形状像刀样的石头。“难道是医书上记载古人采药用的石刀”?在小心翼翼将石刀从土中挖出来后,兴冲冲跑回家中的陆有仁拿出古书认真对照,又多次请行家鉴定,证实此石刀为古人采药用,已有上千年历史。

这让陆有仁很兴奋。他说,正是这把石刀让他萌发了收藏古代药用器具,及中草药标本的愿望。此后,行医之余,他就遍搜医药文物文献,采集制作中草药标本。到了2000年,已收集药杵、碾药床、采药刀等古代中药器具1000多件,中医古书籍20000多册,中草药标本3000多种。

“搜集的宝贝越来越多,我就想建一个博物馆,一来让更多人了解、感受中医药文化的魅力。二则也想为县城多个文化场所做点贡献。”2000年,陆有仁把自己临街的500平方米的楼房改建了中草药博物馆,成为浙江省首家集收藏、陈列展示、学术活动一体,对外开放的民办博物馆。他本人也因此成了国内唯一民营中草药博物馆馆主。一时轰动县内外。

前些时后,我听说有个电视台在开拍中国首部中草药科普动漫连续剧《草精灵战士》,“这或将在中国掀起新一轮中草药知识普及热!”陆有仁兴奋地说。

陆有仁感慨,这部科普连续剧能够开拍,对于拓宽孩子了解祖国传统文化的思路,树立健康的生活观念意义非凡,对我们组织更多更丰富的中医药文化宣传活动也颇有启发和促进。

家国情怀,贷款再建博物馆

本来,陆有仁只是想把博物馆作为自己的“副业”来做。没有想到,副业不副,前来参观的人络绎不绝,连上海、杭州、苏州等地的不少专家、政府官员也慕名而来,这让他不得不投入更多精力。

有朋友好心地出主意:这么多人来,与上面说说,卖个门票啊!陆有仁一口回绝:这有悖我办博物馆的初衷,而且更对不起一些把藏品送给我的人。

每次博物馆来人,不论是普通市民还是政府官员,他都一视同仁,亲自接待解说。又有朋友提醒:何必每次都亲自接待啊!重要的客人来出出场就可以了。

祖国医药历史源远流长,没有专门学过的人,肯定讲不到位,对前来参观的客人,这是不负责,甚至会误人子弟。陆有仁很认真地回敬,“对文化我们要敬重、敬畏,尤其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瑰宝。”

正是敬仰文化,2003年,在博物馆开馆3年后,面对越来越多的藏品,陆有仁作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卖掉两间店面房,再从银行贷款,筹集千万元,在当时还有些偏僻的塔山脚下买地建新馆。

“新的中草药博物馆规模更大、档次更高、设施更好。”此后,陆有仁花了差不多5年时间,把新馆建成。

新馆建筑面积比原馆增加了10倍多,依旧免费向社会开放。

陆有仁说,建馆初心,更多的是想让本地人能分享自己的收藏成果,了解祖国悠久的文化,现在是想让更多孩子能传承,并为之自豪。

中草药博物馆开馆19年来,免费接待官员、专家团、中小学生以及国际友人等各界人士60多万人次。还被确定为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宣传展示基地、浙江省首批省级健康文化学宣传基地、浙江省科普教育基地等。

江南“药痴”,办出特色的公益馆

风雨数十年,几乎没有其他嗜好的陆有仁,行医之余就把精力投入到宣传博大精深的中医药文化中。

徜徉在藏馆核心区,仿佛走在5000余年的中医药时光隧道里,从新石器时代采药石刀到民国时期诊疗医书,从商周时期的焚香青铜器到明代炼丹炉,从3000多种中药标本到100多幅中国历代名医画像……处处渗透着陆有仁创办博物馆的艰辛、坚定和心血。

尤其是草药标本制作,不说爬山涉水的艰辛,单就将草药采回来制作的繁琐与难度,没有经历过的人是无法想象的。

“你这里看到的标本是3000多种,事实上采集到的数量5000种都不止,很多都在制作中“捐躯”了,再去采,再来做。”陆有仁笑道,制作过程中的无奈与焦虑,一辈子都忘不掉。

虽然不易,但是陆有仁依旧不断投入,无怨无悔。

为了让前来参观的人了解中药,在中草药标本参观区,他专门设置了测测中药知识知多少的“游戏互动”,让人在娱乐中增长见识。

如今,德清当地的中小学纷纷把中草药博物馆作为了解祖国医药文化、增长人文知识、开拓历史视野的教育基地。这让他很欣慰。

而更让他感动的是,社会各界的诸多名人,纷纷前来参观支持,肯定他的作为。如原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雷洁琼、许嘉璐,先后赠词、合影。

陆有仁说,这些年,当地政府也给予积极支持。从市博物馆对口帮扶的全程指导,到德清县有关部门年给予一定的开馆补助,尤其是国家已经将中医药发展上升到国家战略高度,中医药造福百姓也将迎来新的春天。这些都让自己对办馆前景充满信心。

去年,“中医外科”一词首创地的德清钟管镇曲溪村筹备潘氏中医外科博物馆,陆有仁很激动,不仅提思路,还献上了自己收藏的部分相关实物。

“中医药文化的普及与宣传,需要更多人来做、来分享。家乡的如此注重发掘中医药文化,我们的国粹就能散发出更耀眼的光辉。习总书记的‘一个博物院就是一所大学校’的梦想就能实现。”

[责任编辑:吴晶晶]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热点推荐

热点聚焦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