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杭州12岁男孩2天打赏主播5万余元,家长退钱举证难


来源:钱江晚报

“这个年真的没过好。”2月19日,元宵节,杭州转塘李兰(化名)心情依然不好。李兰在一家学校做帮工,收入不高,丈夫是木工,收入也不稳定,可是家里12岁的儿子,两天就花掉了李兰差不

“这个年真的没过好。”

2月19日,元宵节,杭州转塘李兰(化名)心情依然不好。 李兰在一家学校做帮工,收入不高,丈夫是木工,收入也不稳定,可是家里12岁的儿子,两天就花掉了李兰差不多一年的收入。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月14日,杭州转塘派出所接到李女士(化名)的报警,称12岁的儿子拿大人手机玩视频,两天时间给主播打赏了5万多元,这笔钱现在拿不回来。 “那个直播平台说要提供证据,证明是我儿子打赏了这些钱。我也找到了一些孩子拿着手机、跟我们不在家的证据,但平台又说证据不足。我只能报警希望警方能够帮帮我。”

李女士说着说着要哭起来了:“我今年都46岁了,一个普通打工的,对手机上的直播、视频是一窍不通!我跟孩子爸爸工资都不高,平日里省吃俭用,如果不是那臭小子充那么钱,我怎么舍得花那个钱?这单买得也太大了!”

 

趁家长不在家

 

熊孩子拿妈妈手机花掉了5万元

 李兰一家住在转塘,她在一所小学里当帮工,她说这五万元比她一年的工资还要多。 丈夫是木工,有活就干,没活就在家里待着,收入也不是很稳定。

儿子给主播打赏的事情发生在今年1月底。

“1月21日,有个亲戚家有事,我跟孩子爸爸出门去帮忙。当时我的手机就放在家里,我们忙了一天很晚才回家,因为有点累回家就直接睡觉了。1月22日,我们两个大人又出门去帮忙,晚上差不多10点多回的家,我看完《知否,知否》电视剧准备睡觉,然后手机收到了一条支付宝的账单提醒,说有一笔1688元的充值成功了。” 

李兰当时一惊,心想也没买过什么东西呀,也没转账啊,怎么会有这么一笔消费? 想来想去,李兰想到了儿子,因为这两天手机一直在儿子手上。

“当时我儿子已经睡了,我把他叫起来,问他是不是拿我手机买东西了。他支支吾吾说也没买了什么,又说‘没多少,没多少’,然后我点开支付宝看了一下,原本支付宝上的余额有两万多元,现在只剩下了3000多。” 

李兰真的是气死了。“刚开始我以为儿子只是把支付宝上的余额花光了,没想到支付宝绑定银行卡里的2万多元也没了!我把支付宝余额剩下的3000多元,转了1000元到绑定的银行里,结果短信提醒说银行卡余额是1835元。原本银行卡里也有2万多元的呀,加上支付宝余额的2万多元,这臭小子都给我花完了……”

李兰气不打一处来,问儿子钱到底花到哪里去了!儿子不敢说话,李兰说着说着就哭了。 看到妈妈哭了,孩子大概知道自己闯大祸了,也跟着哭了起来。

两天时间

 

12岁熊孩子打赏了25个主播 

手机支付都需要密码,孩子是怎么知道李兰的支付密码的呢? “我对手机使用是不在行的,偶尔有网上购物,也都是儿子帮我在付钱,所以他知道支付密码的,家里的电脑密码他也都知道的。”

充值消费都会有短信提醒,那为何之前都没有发现有消费记录? 李兰说,熊孩子把所有消费后的提醒短信都给删除了:“要不是睡前那一条信息,我可能到现在都没发现。”

李兰对儿子的消费很不理解,第二天她找来了弟弟,也就是孩子的舅舅,让他帮忙看孩子究竟是怎么花掉这么多钱的。 孩子舅舅一查,孩子充值的是一款网络直播平台,通过查支付宝账单和银行卡消费记录,光1688元的消费记录就有27笔,还有688元的好几笔,一共加起来消费了五万一千多元! “我弟弟告诉我,孩子看游戏直播给主播打赏,就两天时间,他打赏了25个主播,充值了5万多元!你说这么多钱,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

李兰给记者出示了孩子的消费记录。

“送给七妹!刺激战场绝地求生392个棒棒糖”、

“送给老赫晨—绝地求生搞笑吃鸡1个穿云箭”、

“送给七妹!刺激战场绝地求生1314个棒棒糖”、“送给七妹!刺激战场绝地求生1个告白气球”…… 

到这个时候,李兰也才搞明白,原来儿子送出去的棒棒糖、穿云箭、皇冠、啤酒、告白气球,都不是道具,而是要钱的。

 

警方核实:钱确实是孩子充值的
      平台:愿意退还大部分充值款 

李兰说,她没有看好手机管好孩子,肯定有责任。但孩子毕竟不懂事。事发后,她通过网络搜索拨打了这个直播平台的电话,希望通过沟通对方能退还大部分的充值款。 但对方表示需要提供未成年人使用的证据。 “我找了小区监控视频,当时监控照到我们外出了。小区电梯里也拍到孩子拿着我手机的画面。但是他们说我儿子拿着我的手机,当时并没有在玩直播也没打赏,证据还是不足,没法证明是我儿子充值进行了打赏,我只好报警求助了。”

李兰提供监控视频,证明当天他们并不在家里转塘派出所接到报警后,通过走访了解情况,核实到这笔充值确实是孩子充的。但当时孩子是一个人在家玩的直播打赏,家里没有监控,也没有别的证据,对此警方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2月19日,钱报记者联系了直播平台的工作人员,对此事进行了核实。对方表示确实有这么一件事,也存在5万多元的充值情况。该直播平台工作人员告诉钱报记者,只要确定是未成年人充值使用是可以退款的。但事实上,也有很多成年人事后冒充未成年人要求退款,所以在核定方面会比较谨慎。 钱报记者将李兰一家的情况以及杭州警方的调查结果反馈后,直播平台的工作人员表示,将退还充值款的大部分款项。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新闻+

 打赏的钱能不能退关键在举证

 孩子偷偷用父母手机打赏网络主播的案例,钱江晚报已经报道过很多次。大家最关心的点在于孩子未成年在家长不知情的情况下,在网络打赏的这笔钱到底能不能退。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张延来在网络法务这块很精通,也经常跟直播平台打交道。他告诉记者,2019年1月1日实施的《电子商务法》第四十八条就提到:“在电子商务中推定当事人具有相应的民事行为能力。但是,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 

“简单来说,直播平台、观看者之间是互相不见面的。观看者在下载注册、同意平台的相关条款时,就已经跟平台产生了法律效力,打赏可以看作是履行这个合同的行为。法律上默认注册的这个人具有民事能力,但无法判断实际打赏的到底是谁。除非你有证据证明实际打赏者不具备相应的民事行为能力。不然,这个打赏的钱就打水漂了。”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张律师说,以打赏网络主播为例,家长举证打赏行为是孩子操作十有八九是不成功的,除非有监控能拍到是孩子在使用直播平台打赏,这在实践中非常困难,但法律这样要求也是有必要的,否则也可能存在大人打赏后后悔了然后以孩子为借口退款等情况。” 张律师认为,要避免此类情况发生,关键的还是在手机的实际控制人。“他应当对手机的使用、管理承担更高的义务,对于支付的操作权限(登陆密码、支付密码等)都应当保密,不能轻易透露给未成年人,否则应当自行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 

[责任编辑:刘兴和]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热点推荐

热点聚焦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