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深圳虐童案举报者:不认可行政处罚,将进行行政复议


来源:北京青年报

“北青深一度”微信公号1月4日消息,1月3日,王华礼在公司送来的解聘通知书上签了字。2018年12月22日,深圳市宝安区8岁女童被父母殴打的视频在网上引发舆论。警方查明,女童父

视频截图:母亲陈某文推倒女童。  本文图片均来自“北青深一度”微信公号

“北青深一度”微信公号1月4日消息,1月3日,王华礼在公司送来的解聘通知书上签了字。

2018年12月22日,深圳市宝安区8岁女童被父母殴打的视频在网上引发舆论。警方查明,女童父母因子女教育等生活琐事多次打骂女童,鉴于8岁女童无告诉能力,依法对女童父母刘某华和陈某文刑事立案侦察,并对二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目前女童已恢复正常上学。

事件中,视频的提供者和发布者,也因非法登陆他人家庭监控并下载视频,受到行政处罚。随后,视频发布者王华礼在网上道歉。

王华礼说,事发偶然,登陆对方监控账号的初衷只是为了看一看女童父亲是否在家,决定发布虐童视频也和要回一个QQ号码有关。

11天过去,涉事女童一家渐渐淡出公众视野,并已从原来的住处搬走。虐童视频的第一发布者王华礼却拿到了单位的“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在王华礼心中,解救女童“惩恶扬善”的故事,已然失控成一场“事故”。

王华礼的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

被解雇前也曾举报公司“体罚”

 深一度:发布虐童视频之后,公司以何理由解雇你?

 

   王华礼:1月3日上午11点左右,公司总部来了两个人,包括广州公司的HR,他们让我签一份协议,告知我被解雇了。原因是“虐童视频”我受到了行政处罚。他们说我的行为已经违背了公司的价值观,违反了公司的规章制度,经商议决定解除跟我的劳动合同,我就签了。

 

 深一度: 事发之前,你的具体工作是什么?

 王华礼:一年多前,我通过“非你莫属”节目来到了这家单位,我的主要工作是给保姆做育儿培训讲师,我个人也研究育儿工作十多年了。

 深一度:对于被解雇一事,你怎么看?

 王华礼:对公司的决定我比较遗憾,我是经过慎重考虑选择这家公司的,当初有其他公司出更高的薪水我都没去,我确实热爱这个公司。其实在此之前,我认为公司领导对我也有一些意见,我曾几次举报公司内部员工体罚学员,给领导“添过麻烦”,之前被“劝退”过,但是我没有走。

这次,我发布视频本身也是为了曝光虐童的犯罪行为。对于公安部门的行政处罚我也是不认可的。

 深一度:接下来有何打算?

 

  王华礼:我被解雇的消息传出后,已有很多人给我介绍工作了。我还是觉得这个世界上好人多,很感谢这些朋友。我希望未来能够继续从事育儿相关领域的培训工作。对于政府的行政处罚,我将进行行政复议。

 

深一度:你第一次看到视频是什么时候?视频来源是哪里?

 

  王华礼:2018年9月中旬,朋友钟女士将视频发给我看。这段视频约13分钟,孩子的母亲陈某文在女孩写作业期间对其进行打骂、拖拽。女孩没有还手反抗。

 

 深一度:钟女士是如何获得视频的?

 王华礼:据我了解,视频提供者钟女士与女孩的父亲刘某华认识并存在纠纷,钟女士的QQ账号被刘某华盗取控制,还利用QQ骚扰钟女士的亲友。除此之外,刘某华通过盗取钟女士的支付宝账号,先后盗取她7000余元钱。我曾协助钟女士报警,但警方没有做处理。

刘某华曾经使用钟女士的手机登陆过他家的摄像头APP,为了核实报警后刘某华是否被抓捕,钟女士尝试登陆摄像头的账号查看刘某华情况。登陆密码纯粹是钟女士蒙出来的。初衷就是为了看一下这男的有没有在家,没想到看到了一段虐童视频。

 深一度:看到视频后,最初打算如何处理,为何没有报警?

 王华礼:钟女士把视频发给了我,因为我是做育儿培训的,我一看到女童的表现,就能确定是我们称之为的“无情型人格”。这种人格是因为长期被父母的虐待造成的,这个女孩有严重的精神创伤,怎么打她都没有反应就是一种表现。

我们也遇到过类似这种家暴的事情,警方通常也不会真的去处理,多数就是简单的教育一下孩子家长。当我看到这女孩有严重的精神创伤时,我就想说,如果要帮助这个女孩,必须要坐实她被虐待这件事情,所以我们就说收集他一个月虐童的视频证据,然后联合反家暴机构把事情公布出来,之后再让警方来处理。

  深一度:在登陆民宅家用监控摄像头时,是否意识到已经侵犯了别人的隐私?

 王华礼:因为刘某华涉嫌盗款在前,我们先去报案,警方一直没有处理。你想想,别人入侵你的支付宝把钱转走了,这都没事,从来没有想过看一下监控视频就犯法了,原来没想那么多。而且我们的初衷也只是看看刘某华在没在家。

刘某华一家已搬离位于宝安新区径贝新村的租住屋

心里从来没有“报复”这两个字

深一度:你在网上发文提过,曾以视频为条件,要求孩子爸爸刘某华还回钟女士的QQ号?

 

  王华礼:是的,这个QQ号对钟女士十分重要,里面有她和前夫及儿子相处的照片和视频文件。钟女士现在见不到她的孩子,我曾看到她对着手机里唯一的两段视频思念孩子,我也是当爹的,很想帮她要回QQ号,拿回照片。2018年12月22日晚上,我曾经电话联系过一次刘某华,我当时提出只要他肯还回QQ号就不公开发布视频。但对方仍不肯归还QQ号码。

 

深一度:所以导致你发布视频的“最后一根稻草”并不是因为你没有办法解救孩子,而是没有拿回QQ号码,毕竟发布视频前你都还没有真的去联系反家暴组织和警方?

王华礼:这就是人性,对不对?他都做得这么过分了。这个视频只要发出来,我是有足够的自信把这个事情引爆的,我做了16年职业公益人,我们这个群体很大,这个视频性质很严重,我能确保至少有3000人帮我转发。打这个电话,我是希望能够和平处理这个事情。

深一度:最后没有选择和平方式,而是自己曝光视频,是否存在报复心理?

王华礼:在我心里从来没有报复这两个字,只有惩恶扬善,我不是那种心胸狭隘的人。如果你看我的文章,我们其实更多的是在想怎么能够救孩子。在传播时,视频被抽出来单独转发,单看视频你可能觉得我们好像有私心,但看文章你就觉得我们真的是想救孩子。

我也跟身边的一些朋友在讨论,因为我自己做公益,我们有一个圈子,有一拨人,大家一直在商量怎么做能够把这个孩子从父母那边救出来,因为这个女孩受了巨大的精神创伤。

视频截图:父亲刘某华打女儿

我们想插手救孩子,但插不进入 

深一度:目前事态的发展和你预料中一样吗?

王华礼:不太一样,这个视频发布之后,没想到一天之内有2亿人次看过这个视频,我预计有100万人就不错了。原本是为了救这个孩子,也没想到自己会受到行政处罚。

深一度:目前孩子的情况你了解过吗?

王华礼:我也是通过媒体看到孩子回归到学校上课,事发之后,他们搬了家,具体的生活状态我也不知道。现在天天都有人给我发信息说感谢我救了女孩,但我根本就没有,我很愧疚。

深一度:你认为怎么样做才算解救孩子?

王华礼:我们所谓的解救就是让这些孩子能够到一个温暖的家庭生活。有时候,这些(有家暴倾向的)父母,他的情绪是根本控制不了的。孩子在成长阶段需要的是一个真心关心她的人,并不是说一定需要父母。

人在小的时候不愿离开父母,就算父母把他打死都不愿,这就是孩子小时候的心智,但这不代表父母打她就是对她好。决定人好坏的是孩子的性格,现在这个孩子有了精神创伤,将来遇到挫折她很可能会报复社会。

但在中国,剥夺亲生父母的抚养权是很难的一件事情,即便父母有严重的家暴倾向。

深一度:就你了解,目前有没有反家暴等公益组织介入到这个家庭,关注这个孩子后续?

王华礼:没有。我们也跟街道讲过,我这边有非常优秀的人希望参与到孩子的救助中去,比如绘画疗愈师等。对于公职人员来说,他们不可能长期科学的关注这个孩子,还是需要民间真的有意愿、有能力的人去做。但是政府没有接受我们的推荐,我们在整个事件中想插手,但插不进去。

深一度:这个事件对你的生活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王华礼:我在派出所接受调查期间,我自己的孩子也被带到了派出所,他一个人待在调解室里,他的心理也受到了伤害。没想到在我想着如何解救别人家孩子的时候,最受伤的是我的孩子。

[责任编辑:刘兴和]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热点推荐

热点聚焦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