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改革开放四十年 父子两代机务人见证民航发展


来源:凤凰网浙江综合

改革开放四十年,是中国经济腾飞的四十年,更是中华民族以崭新的姿态重新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光辉历程。四十年间,有人见证了幢幢现代化高楼拔地而起,有人见证了民族文化多元发展、百花齐放,而更有些人,见证了中

改革开放四十年,是中国经济腾飞的四十年,更是中华民族以崭新的姿态重新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光辉历程。四十年间,有人见证了幢幢现代化高楼拔地而起,有人见证了民族文化多元发展、百花齐放,而更有些人,见证了中国民航在蓝天上划出的美丽轨迹……

在东航浙江分公司,有这样两位机务人员,他们既是父子,又是同事,他们又同为军人转业,与航空结下了不解之缘,为飞机的安全运行挥洒汗水,奉献青春。他们就是雷荣健和雷跃飞父子,父子两代人见证了中国民航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发展变化。

“这份工作在我心中非常神圣。”

1976年12月,年轻的雷荣健来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四航空学校报到,成为了一名机务兵。在机务兵这个岗位上,他一干就是16年,终于从一位稚气未脱的新兵,成长为托举战鹰上蓝天的机务战士。

1992年5月,由中国民用航空飞行学院(原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四航空学校)主办的长城航空公司成立成立。1997年,雷荣健离开了生活了多年的故土,随公司一起来到了宁波。

2001年,长城航空被中国东方航空公司整体收购,东航宁波分公司(东航浙江分公司的前身)成立。雷荣健就顺理成章成了东航大家庭的一员,中国民航业也进入了发展的快车道。

1984年出生的雷跃飞,从小受到军人祖父和父亲的影响,也去当了兵。2007年2月,雷跃飞转业后也加入到东航,也干起了机务,并且与父亲成为了同事。虽然是同事,但是他们并不在一个车间,所以他们很少一起搭档工作。但是在家里,父亲却更像师傅,经常耳提面命地跟他讲机务工作,说的最多的还是安全。

“航空安全无小事”,一架飞机在空中飞行,关系着人民和国家巨大的生命和财产安全。每架飞机大到机身、发动机,小到以毫米计算的保险、螺丝钉,由几十万个零部件组成,每一个细小的疏忽和差错,每一次故障排除不彻底,都有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

“这份工作在我心中非常神圣。”脸庞晒得黝黑的雷跃飞说这话时面色严肃庄重,这是对自己的承诺,更是对安全的承诺。

“我们当过兵,不怕苦。”

在每班航班落地后,旅客往往能看到飞机下机务人员都要仔细全面检查机身、舱门、机翼、左右发动机等等,确定是否有无明显损伤。这样的工作,机务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也许有人会说每天做同样的检查,早已烂熟于心。其实,不管是干了一辈子的老师傅,还是新员工,不管需要检查的飞机有多少,就算简单的例行检查,机务也从未缩水,而是严格地按照检查单作业,一丝不苟,严谨细致,不放过任何疑点。

机务人员的工作单,就是一份数据库,上面整齐的罗列着各项检查项目,这些就是机务人员对飞机进行维修和定检的依据。工作单看似简单明了,但它绝对是涵盖了满足适航飞机的所有要素,上面除了记录有检查的项目、时间外,还记录着对施工工艺的要求和工作的具体步骤,将维修生产工作的五大要素“人”、“机”、“料”、“法”、“环”全部涵盖其中。只要机务人员认真执行“按卡作业”,那么他所负责维护的飞机就一定是适航的。

机务工作环境艰苦。飞机维护工作多数是在停机坪进行的,日晒雨淋,风雪冰霜,无遮无挡,引擎轰鸣震耳欲聋,一身油污满手老茧,昼夜倒班,通宵排故是常有的事,这就是机务工作的真实写照。炎炎夏日,或顶骄阳战酷暑,汗流浃背,或饱受暴风雨洗礼,趟水淋雨;数九寒冬,刺骨寒风劲吹,冰霜雪雾不断;清晨,早起的鸟儿尚未出巢,机务已在晨曦中忙碌,深夜,连夜猫子都已入梦乡,他们仍在机坪上工作……

“安全工作只有起点,没有终点”

今年是雷荣健在机务这个工作岗位上工作的第42个年头。42年里,他严于律己,也严格要求他人。而儿子雷跃飞,一晃也在机务这个岗位上工作11个年头了。经他们手维修的飞机,早已超万架了,但至今为止,没有出过一次差错。

今年8月,雷荣健就将正式退休,离开他奋斗了42年的工作岗位,他心里着实不舍。现在的他,比以前更加认真仔细,更加努力地完成工作,努力为自己的机务生活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不留一丝遗憾。

他对既是儿子又是同事的雷跃飞说:“安全只有起点没有终点,始终要绷紧安全这根弦不放松,严格要求自己,把号安全质量关,为民航事业做出应有的贡献。”

这句话,不止是对雷跃飞,更是对从事民航事业的年轻同事们的敦敦教诲。坚守平凡的岗位,以平常心做平凡事,42年的光阴见证改革开放在中国民航业留下的轨迹,也见证了一名平凡机务人的风采。一丝不苟,严谨细致,让工匠精神在平凡中积淀、流淌、闪光!

[责任编辑:陈红珍]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热点推荐

热点聚焦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