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徐冠巨: 我们只做“社会需要的、国家支持的、传化能做的”


来源:每日商报

改革开放的历史如何贯穿传化集团的发展,去传化集团总部——传化大厦,走一趟就都有了。设在传化大厦一楼的传化展厅,入口最显眼的地方,放着传化的“镇企之宝”&

徐冠巨传化集团董事长

改革开放的历史如何贯穿传化集团的发展,去传化集团总部——传化大厦,走一趟就都有了。

设在传化大厦一楼的传化展厅,入口最显眼的地方,放着传化的“镇企之宝”——承载传化创业记忆的自行车和七石缸,还有传化创始人徐传化被宁围乡政府评为劳动模范的大红花……每一个老物件都藏着一段历史,喻示着传化集团和其他创立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民营企业一样,是从创业初期跋山涉水过来的。老旧的自行车不仅承载着传化创业的记忆,也是当时民营企业经营状况的缩影。

这也是传化集团董事长徐冠巨想对自己和所有传化员工强调的“传化精神”:“有开放的意识,敢喝‘头口水’的精神,吃苦耐劳的品质,包容失败的胸怀。”

而传化的英文TransFar翻译得特别好,一方面Trans是“传”的意译,另一方面Far又是“化”的音译,实在高明之至,也很好地诠释了传化集团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Trans Far横穿熟悉的故事不能忘却的创业史

1986年前后,二十四五岁的徐冠巨因病在家休养了一年。原本比较富裕的徐家在那年遭遇了一些经济挫折:徐传化工作的磷肥厂倒闭了,为徐冠巨治病又欠了一笔外债。

内外交困,在生存的压力下,徐传化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通过办厂摆脱家庭的经济困境,也为徐冠巨继续治病筹集资金。那时的社会背景是,国家刚刚允许个人开办商店,个人开办企业可以说是“敢为天下先”的举动。

在朋友建议下,最终决定工艺并不复杂,也不需要太多启动资金的液体皂。1986年底,传化集团的前身——徐家简陋的家庭作坊正式开工。一口自家的水缸和从生产队借来的一口大铁锅成了创业的全部设备。没有反应锅就用水缸和铁锅,没有锅炉就用几块砖头搭炉灶烧,没有搅拌机就用人力搅拌。

第一桶液体皂顺利出锅了。徐传化骑着自行车走家串户一天能卖出10到20桶,最多能赚上百元。

当时徐家父子的分工是,在家养病、当过会计的徐冠巨负责生产、记账等工作,徐传化则负责销售。

刚开始液体皂是夜里生产白天卖,做一缸卖一缸,但很快就供不应求了。到了第二年,通过和萧山600多个供销社网点达成合作,液体皂的销售额冲到了33万元。徐家在还清所有债务并支付徐冠巨的医药费后,还有盈余。按时下的眼光来看,这个创业项目经过市场验证,取得了成功。

徐家父子生产的液体皂虽然卖得不错,但很难继续扩大生产规模。“当时,我们自己做出来的液体皂,总是显得很稀薄,只有等从外面请来的‘星期天工程师’来,等他将一包粉末倒入配料中,液体皂才会变得黏稠。我们一直想知道,这一勺白色粉末究竟是什么。”徐冠巨说。

为了不再长期受制于人,经讨价还价后,徐传化决定花2000元买下这个“商业秘密”。然而,让人吃惊的是,这个神秘粉末竟是一勺盐。

2000元买了一勺盐,让徐冠巨和他父亲深受震动,也触动了他们重视技术和创新发展的决心。高中毕业的徐冠巨开始努力自学化学知识,为传化打造出了多款拳头产品,其中就包括获得国家级和省级多项发明或产品奖的“901特效去油灵”,那是1990年。“901特效去油灵”的畅销为传化积累了第一桶金,并埋下了自主创新的基因。

“2000元买一勺盐”事件同时也坚定了徐传化父子引入技术人才的决心。1992年,传化开始打破家族企业的发展模式,成立杭州传化化学制品有限公司,迈出了企业社会化发展的第一步。同时引入大学生和社会人才,建立传化实验室。至此,传化完成了第一阶段的原始创业历程。

Trans Far进入多元化经营打造平台更重要

1995年,从家庭作坊起步的传化十年不到就成立了集团公司,化工产品陆续拓展至纺织化学品、日用化学品、造纸化学品、塑料化学品、涂料等多个领域。至今,传化化工作为传化旗下五大板块之一,依然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在徐冠巨看来,在传化32年的发展历程中,2000年是一个重要的节点。2000年,传化集团以工业“反哺”农业,正式进入高科技农业产业。如今,传化农业板块立足于国家农业高科技园区,打造了新时期中国科技农业的传化样板。

同在2000年,传化确立了公路港的物流发展模式,启动首个平台建设。“我们在产业发展的选择上有三个词:社会需要的、国家支持的、传化能做的。传化要带着责任和情怀做企业,做既有社会价值、又有推动行业发展价值、又能够带来企业价值的事情。”徐冠巨说。

如今,传化从一家化工企业变成了横跨化工、物流、农业、科技城、金融投资的大集团。有专业人士分析,传化集团的几次跨越都非常大胆地进入新兴领域,并都获得了成功。这背后体现的是传化区别于其日常朴实低调作风之外,总是敢于迎接挑战与突破的经营胆略。

根据传化集团披露的数据,传化各项经济指标取得了非常好的发展:2017年,利润总额近五年来达到了32%的年均复合增长;总资产近五年来都是28%以上的年均复合增长,企业的综合实力显著增强。

在这个发展壮大的过程中,让徐冠巨最为感慨的是传化的事业对人才的吸引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1995年后,传化提出“号召天下能者共同发展事业”,招聘应届大学生逐步走上了规模化、系统化的道路。但当时尽管开出了优厚的工资待遇,愿意来的人并不多。从2000元买一勺盐开始,传化就开始高度重视人才招聘和培养。今年10月,还特地组织了全国高校学生走进传化智联活动,杭州作为第一站,从浙大、杭电、浙工大、浙财大等1000多名应聘者中挑选出了120名学生参加。在传化大厦进行的互动交流环节,徐冠巨来到现场,欢迎同学们走进传化,更殷切地邀请大家加入传化:“欢迎有追求、有梦想、有韧性的有志之士和传化同行!”

Trans Far未来为物流代言万亿级新增效益

近5年来,传化的数字大幅上扬的原因,徐冠巨认为应该归功于传化转型升级的战略发展曲线。“在转型升级的浪潮中,传化集团以应用平台模式、共享理念、数字技术推动机制创新,以智能物流为引领,带动化工、农业、科技城、金融投资全面向现代企业转型。”

其中,物流平台是徐冠巨自己“代言”最多的板块。在企业一线的体会和调研中,徐冠巨认为供应链服务体系缺失,导致物流业效率低下。我国每年有价值250多万亿元的货物在流动,由于供应链体系无法很好协同,货物的流量和流向组织性差。2017年,社会物流总费用达到12.1万亿元,占GDP的14.6%,是发达国家的2倍。

徐冠巨表示,应用好数字技术,发展产业互联网,建设物流供应链体系,服务中国制造降本增效和转型升级,可以减少大量重复无效的流动,让整个经济运行体系更加有序和高效。根据测算,社会物流总费用占GDP的比率降低1个百分点,就能够给国家带来万亿级的新增效益。“基于此,我们围绕建设‘传化网’,打通供应链的各环节,提高货物的分拣效率,并减少大量重复无效的流动,让生产制造运输企业之间协作更顺畅。”

目前,传化智联通过打造全国化的公路港城市物流中心、金融服务、智能化三大基础设施,深化推进数字传化网战略。“传化物流能为服务的制造业企业降低综合物流成本40%左右。”

日前,从白俄罗斯出发,最终抵达重庆的中欧班列上41个重箱陆续清关,重箱里装的是明斯克进口的乳制品原材料,清关后“搭乘”传化网上的货车分批运往乳制品生产厂。这是传化集团为客户定制的“一带一路”线中欧班列多式联运解决方案,通过“铁路+公路”运输,提升了物流供应链的服务效率,全程运输时效从原来海运的60天缩短到25天,贸易流通率随之提高,资金流动性大幅增强。徐冠巨说,“传化做这张网已经用了18年,这就是传化网要做的事。”

传化的公路港城市物流中心已经在全国布点120多个,覆盖超过30个省市自治区。

TransFar的精彩故事,还在继续。

[责任编辑:刘兴和]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热点推荐

热点聚焦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