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小镇新释:特色小镇的“灵魂”在产业


来源:凤凰网浙江综合

特色小镇成政策“风口”,各地一哄而上,唯恐落后,一时间特色小镇遍地开花,据说今年将增至5000个。经典意义上的小镇,往往是历史自然沉淀的结果,目前,中国建制镇数量约2万个,乡镇

特色小镇成政策“风口”,各地一哄而上,唯恐落后,一时间特色小镇遍地开花,据说今年将增至5000个。

经典意义上的小镇,往往是历史自然沉淀的结果,目前,中国建制镇数量约2万个,乡镇4万个。而特色小镇却是作为一种经济模式,出现在文件里、官媒上、舆论炒作中。

众所周知,“特色小镇”一词最早出现在2016年7月,由住建部、发改委、财政部联合下发的文件中,继而亮相今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表明它不仅作为一个新名词“横空出世”,更标志着国策的新动向,成为投资界城乡经济建设中的大事件,因此,其所蕴含的巨大商业机会,也随之横空出世。

2016年10月,住建部认定第一批127个特色小镇,政策真正开始落地。

特色小镇作为一项国家战略横空出世,必然承载着中国经济对未来的新期许。

对中国而言,特色小镇的现实意义在于:

一是成为工业4.0的新载体。

传统制造业升级与转移的落脚点,最终将落在特色小镇上。

升级的方向是工业4.0,意味着制造业+数字化、智能化,以及由此导出的工业制造个性化、小规模化,需要“小而特”的城市空间,这也是为何发达国家尖端制造业皆掩映在绿树成荫、花草茵茵的郊区小镇上的主因。

未来中国环境友好型先进制造业,也将在一镇一业的特色小镇上蓬勃发展。

二是成为科技园区新版本。

既有科技园区,往往强调其产业功能,而忽略其宜居属性,不仅因为宜业不宜居导致缺乏人才引力,更因产城难以融合,很容易沦为空城甚至“鬼城”,无法实现产、城联动。

特色小镇医疗、子女教育、公共设施、社会交往等配套完善、宜居宜业,可为顶尖人才提供另一种生活方式选择。

因此,特色小镇是产业、生活、生态一体化的空间经济平台,不仅具备产业园区的集聚生产功能,且强调生活空间、生态环境一体协调。

因此,特色小镇的灵魂不在旅游、更不在房地产,而在于产业。

特色小镇产业“千奇百怪”,既有大获成功者,亦有正苦苦上下求索者,还有盛极而衰者,更有欣欣向荣、潜力无穷者,然而,这些都只能代表着特色小镇的过去与现在,却不一定能代表未来。

特色小镇未来产业选择趋势,则需注重以下要素。

一是旅游升级版。

目前各地政策对小镇环境皆有一定要求,一般不会低于3A,多数为4A以上,不仅硬件环境到位,软件环境也将大大提升,大部分都定位于宜居宜业宜游,某种程度上将改善旅游业水准。

二是小镇生活精致化、清闲化。

大城市病频发且日趋恶化,令城市生活显得无比压抑,人们时刻处于焦虑、紧张之中,若以特色小镇闲适而精致的生活方式来予以对冲,则可兑现特色小镇的使命之一——化(缓)解大城市病。

三是慢经济。

大城市要素密集,追求高效率、急功近利的快经济,而特色小镇要形成互补,则需在慢经济上找到自己的位置,不追求大而全,注重小而美、可持续性,慢工出细活。

四是共享经济。

尽管目前在中国暂时遭遇扭曲与异化,但共享经济不仅是种商业模式,更是一场前所未有的社会变革,标志着人类社会发展的第三条道路,特色小镇可通过践行共享经济实现引领性。

五是体现共享文化。

小镇之所以是小镇,就在于“小”,属于典型的“鸡犬相闻”的熟人社会,不同于城市里各家各户关起门来“老死不相往来”的陌生人社会,乡里乡亲为社区共建创造了更好氛围,有利于创新新型社区模式。

六是多元化、多样化的体验文化。

特色小镇与传统意义上小镇不同,在于可提供更为多元共存的文化体验。过去,小镇几乎与一元化、封闭划等号,小镇青年纷纷逃离,而特色小镇,天生自带特色体验光环体质,将展现比大城市更为开放、包容的特质,成为体验经济的肥田沃土。

总之,特色小镇选择什么样的产业,不仅需要因地制宜,发挥自身已有产业优势,也需综合考虑以上几大要素,否则,要么或将重蹈当年工业园区同质化以致于严重过剩的覆辙,要么随波逐流,坐失引领红利。

[责任编辑:董薰]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热点推荐

热点聚焦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