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杭州出台全国首个反校园性骚扰工作机制 听“西子姐姐”如何解读


来源:凤凰网浙江综合

“写到凌晨的机制,终于出台!反校园性骚扰,从保护未成年孩子做起。”8月6日中午,杭州市西湖区检察院未成年检察部副主任郑蕾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上述内容。她没有想到的是,《关于建立校园性骚扰未成年人处置制度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当天甫一公布,便引起全国关注。

“写到凌晨的机制,终于出台!反校园性骚扰,从保护未成年孩子做起。”8月6日中午,杭州市西湖区检察院未成年检察部副主任郑蕾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上述内容。她没有想到的是,《关于建立校园性骚扰未成年人处置制度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当天甫一公布,便引起全国关注。8月7日中午,郑蕾通过凤凰网浙江,详细解读《意见》内容。

郑蕾参加西子姐姐法治进校园活动

郑蕾说,联合西湖区教育局出台反校园性骚扰工作机制可以说是水到渠成。作为西湖区检察院未成年人检察部的负责人,同时也是担当法治进校园任务的“西子姐姐”(“西子姐姐”是杭州检察系统的一个特色品牌—编者注),未检检察官的职责之一就是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犯罪侵害,包括性侵伤害,并惩治侵害行为人。

她坦言,虽然近年来移送检察院的校园性骚扰或性侵案件很少,但该类案件隐蔽性强、取证难的特点,决定了目前曝出来的有可能只是冰山一角,因此极有必要制定相关的工作机制。这个提议得到了西湖区教育局的积极响应。

“《意见》的出发点就是为了保护未成年人,由区检察院牵头,我们教育局积极配合,并向辖区内学校和教职工做好意见的传达和宣讲工作。”7日下午,西湖区教育局办公室副主任赵德立告诉凤凰网浙江。

《意见》共有十七条,从工作机制、教师职责、发现机制、强制报告、先行调查、处置方式、心理疏导、司法救助、法律援助多方面对反校园性骚扰进行了详细的制度安排。

《意见》首先对校园性骚扰的概念进行了界定。郑蕾说,在我国未成人保护法中对性骚扰的界定并不清晰,此次《意见》尝试对校园性骚扰行为的概念进行了明确。“校园性骚扰,是指在幼儿园、中小学校等各类教育机构中,任何人违背未成年人意愿,以语言、文字、图像、电子信息、肢体抚摸猥亵行为等任何形式对未成年人实施与性有关的骚扰行为。对不满14周岁的未成年人实施上述行为,不论未成年人是否自愿,均属于性骚扰行为。”郑蕾指出,希望通过这样的尝试积累经验,为反校园性骚扰在更高层面的立法和完善机制提供参考。

值得强调的是,《意见》中的“强制报告”制度,明确规定校方须在24小时内,针对性骚扰案件先行调查或向公安机关报案,并同时向检察机关备案。“以前我们检察机关介入案件时间晚,受害者遭受很大的伤害,心理援助和法律援助也没有跟上。” 郑蕾指出,《意见》出台之后,检察机关可以在第一时间掌握案情,可根据具体情况适时介入,引导学校如何进行调查取证,并向受害未成年人提供心理疏导、法律援助或其他司法救助,减少伤害。

郑蕾透露,“强制报告”制度的背后是杭州市检察院、卫计委、公安局、教育局四部门于7月18日出台的《关于建立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强制报告制度的意见》,这也是全国首创。根据这个意见,当医疗、教育机构及工作人员发现未成年人遭受侵害(包括性侵)后,须立即向公安机关报案,并规定如知情不报,将受行政处罚。

在校园性骚扰案件中,往往由于未成年人身心尚未成熟,发生案件之后由于害怕或羞于启齿而不敢报告。《意见》的出台给了未年人或其家长畅通的举报或报案途径。郑蕾说,也非常希望未成年学生直接向检察院进行反映。

另外,针对未成年学生在遭受性侵害较长时间后才去报案的情况,《意见》提出了“受害人群组”的机制,希望群组成员将类似的情况进行汇总,加强证据链,增强证据的证明力。

西湖区教育局办公室副主任赵德立也向凤凰网浙江表示,在新学期开学后,区教育局将组织辖区学校和教职工,对《意见》内容进行传达和宣讲。

工作机制有了,接下来的工作就是法治宣讲。郑蕾说,防性侵也是西湖区检察院未成年人检察部开展的“法治进校园”工作的重点内容。

“万一遭受性骚扰,是保持沉默还是勇敢地说出来?”郑蕾说,首先要帮助学生和家长树立这样的观念:性骚扰的发生,不是受害人的错,而是侵害行为人的错。其次,保持沉默并不是保护自己的好办法,要勇敢地说出来,第一时间告诉老师、家长,家长应第一时间选择报警。此外,我们也呼吁社会各界不要歧视性侵受害人,“受害人周遭的氛围很重要。”

郑蕾说,性骚扰案件不仅发生在未成年人当中,高校、职场的性骚扰行为也值得关注,她也呼吁其他部门也能出台类似的机制或制度。

[责任编辑:刘兴和]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热点推荐

热点聚焦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