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网约房”竟成了卖淫场所!新业态该如何监管


来源:凤凰网浙江综合

将空置的房屋信息发到网上,短期出租给他人,看似是轻松的赚钱生意,实际上却暗藏法律风险。近日,杭州市拱墅区警方就查处多起利用以短租房为重点的“网约房”进行卖淫嫖娼等违法行为。那么

将空置的房屋信息发到网上,短期出租给他人,看似是轻松的赚钱生意,实际上却暗藏法律风险。近日,杭州市拱墅区警方就查处多起利用以短租房为重点的“网约房”进行卖淫嫖娼等违法行为。 

那么,“网约房”究竟存在哪些风险隐患、职能部门和网约房平台又该如何监管治理?

共享经济“网约房”隐患重重

从目前实际经营方式看,“网约房”大致分两种模式:一是线上挂牌提供房源,线下看房进行交易,这是绝大多数房屋中介普遍采取的经营方式;另一种是线上提供房源,租客通过平台直接在线选房、电子支付、密码解锁、拎包入住,整个租房过程全部网上实现,房东和房客不直接面对面接触,这也是真正含义上的“网约房”。

借着分享经济的热度,房东以网约出租降低房子的闲置率,增加个人经济收入,房客因性价比、个性化等需求因素,以网约租房的形式减少租金、中介费的付出,双方受益。但于此同时,诸多风险隐患不断显现,包括存在实名登记难、隐患排查难、执法取证、治安和消防安全隐患大等,都是“网约房”监管中的难点。

2017年7月,杭州一起因新婚夫妻通过短租平台出租婚房作为民宿引发的失窃案件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庆幸的是,盗窃犯罪人被警方抓铺归案并查获全部失窃物品。而同年5月,位于拱墅区中天西城纪的一位房东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该房东报警称自己通过途家网租房平台出租的一套房子,被租客搬走了电视机和冰箱,损失三千元左右,后因租房过程中未履行实名登记导致无法追查。同年3月,一起因租客提前退房要求房东退租的租客价格纠纷案件,房东和房客吵到了派出所,最后经民警协调后,双方协商解决。

今年1月初,一位年轻姑娘因向往说走就走的潇洒旅行来杭州旅游,却无奈手头拮据,经人介绍后,在杭州城北的一家酒店式公寓里竟做起了“兼职”,以卖淫来赚取旅费。姑娘开价每次3000元。通过群众举报和蹲点排摸工作,拱墅区公安对其进行抓捕,并对该女子处以行政拘留十日的处罚。

拱墅警方探索“网约房”监管治理机制

“网约房”这一新兴业态还将随着互联网时代迅猛发展,对于当前“网约房”存在的监管空白与难题,拱墅区探索出一套“网约房”治理机制。

拱墅区公安分局刘海青副局长告诉凤凰浙江,浙江省公安厅与全球知名“网约房”平台已经实现共享信息数据,拱墅区公安分局获得该平台在辖区内的225条房源数据,其中185间是需要治安监管的“网约房”,且90%集中在商住楼宇内。通过数据共享,拱墅公安开展了系列集中式洗楼和蹲点抓铺。今年以来,拱墅公安已处罚“网约房”房东242起,查处酒店式公寓内的涉黄案件11起。

此外,拱墅建立“黑名单”制度,将一年内被约谈3次以上或被公安、消防、住建等行政机关处罚2次以上的“网约房”业主纳入“黑名单”管理。“黑名单”分别被通报给区“三方办”、房管、市场监管部门以及属地街道,对列入“黑名单”的经营者在我区发展新业务时予以重点关注,直至其整改到位。

拱墅区对全区所有“网约房”统一实行“二维码”管理,租客只需要手机扫描“二维码”即可登陆“杭州市居民证服务平台”,自主完成流动人口信息报送。

“网约房”平台有责任提供安全保障

除了提供数据信息共享外,作为从业者,“网约房”租赁平台对网约民宿的安全保障又有哪些呢?

国内知名短租平台”小猪短租“透露,小猪短租是业界首家接入国政通身份验证系统的平台,对用户进行实时的身份验证和异常预警。在平台的房东守则中,小猪短租要求房东在办理入住时,亲自接待房客并扫描其身份证,完成验证流程。当订单中的入住人为未成年人、境外人士时,平台将强制提醒房东检查房客是否具备公安机关开具的相关证明。该平台还正在升级智能门锁,接入金融级互联网身份认证技术,加入面部扫描环节对比身份证信息,确保预订人与预订人的统一,目前已在数个城市安装推广。

[责任编辑:刘兴和]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热点推荐

热点聚焦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