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最后一届参加选考的高二生 他们经历着怎样的历练


来源:浙江新闻

新高考下,学子如何考虑自己的发展方向?父母与面临高考的孩子之间又该是何种相处之道?这些都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最后一届可参加选考的高二本次全省共51.3万名考生参加,其中包括了浙江省普通高中目前在读的

4月9日是浙江省2018年4月学考选考的最后一天。几日间,记者蹲守在杭州学军中学、杭州高级中学、杭州十四中学、浙江大学附属中学4个考点外,与家长、学生的交流中,看到了一个个在这场新高考改革下,为着梦想,一路摸索着成长的身影。

新高考下,学子如何考虑自己的发展方向?父母与面临高考的孩子之间又该是何种相处之道?这些都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

最后一届可参加选考的高二 

本次全省共51.3万名考生参加,其中包括了浙江省普通高中目前在读的高二、高三学生。而从往年数据来看,2017年浙江的高考考生有29.13万人,2016年则为30.7万。可以推算,本次学考选考的考生中,有不少高二学生参与选考。

学军中学考点外。

2017年底出台的新高考政策规定,从2017级高中学生起,浙江学考选考时间将调整为每年1月和6月,4月的选考不复存在。学生进入高三后方能参加选考科目考试,每科2次机会。

也就是说,2016届学生应当是能在高二就参加选考科目考试的最后一届,也是有机会一年参与4次这样考试的最后一届。

“我们那时候高考就1次考试,现在我家孩子从高二上学期开始,每个学期都可以考一次试,最后还有一次高考的大考。考的多了,家长也就习以为常了,来送考的家长自然就很少了。”一位站在杭州高级中学考点外的家长杨女士说,自己女儿正上高二,对学医比较感兴趣,当初选考科目选的是生物、化学和地理,后来考虑到后续专业选择的空间问题,便将化学改成了历史。“新高考对家长、孩子都是一种新的尝试,从高一时的懵懵懂懂,到一步步定下目标,去修改,去实现,都需要慢慢去适应,最终能尽自己能力考上想考的学校就好。”

聊起孩子的目标方向,一位正隔着学校围栏往里看着校园绿荫道的家长周女士说,女儿高中里说过最令她印象深刻的话,是“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下去”。

“如今大方向定在服装设计方面,心仪的学校也去走过几遍。能有比较明确的目标一方面是高考政策使然,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她从小对服装设计、颜色搭配感兴趣。”周女士说,女儿一开始的目标只是设计方向,并没有这么明确,后来看到比她大几届的一位姐姐大学里选择了服装设计专业,自己也觉得喜欢,才慢慢定下来。现在虽然感觉到学美术的辛苦,暑假里早上7点40到晚上9点半都在画画,但她还是咬牙坚持下来了。

考试中,空荡荡的杭高门外,家长寥寥。

在杭州民办初中英特外国语学校校长任建华看来,提前思考学业发展路径,可以减少焦虑。

但这样的发展路径考虑,并不是让孩子们早早地把自己划归在一个狭窄的学习视野中。宽基础、强调文理并重的教育模式,才是学生真正需要的成长形式。

对于初中学习如是,于高中学习亦如是。 

“孩子的成长应该是全面的,评价标准的偏颇会影响学生的发展方向。‘宽基础’的课程理念的初衷是希望学生能有机会根据自己的成长基因健康发展。”任建华说。

因此,学校的课程设置以及评价标准,不是简单根据目前的升学体制和评价标准设置的。学校应该强调的是多元发展。比如,在学术课程的设置中,既不排斥注重理科教学,同时也要关注语言课程教学。文理兼顾,协调发展,让学生能够在不同的领域中,有一个健康、均衡、协调的发展条件和机会。

正如一位教育学者所说,统一公平有效的考试选拔与正心树德美材的素质教育是中国教育体系应当树立的核心价值追求,是中国现代高层次人才培养的两块基石。

“自主”成了这一代家长对孩子最多的评价词

“我女儿我是一定要让她留在杭州本地念大学的,外国留学有机会也不会让她去的,万一找个外国女婿回来可怎么办?研究生也不会读的,女孩子读完研都过25了,工作未必好找不说,嫁人都难。”

“你这个想法实在太老式、太狭隘了。现在家长都是按照孩子自己的兴趣想法商量着来,哪还会给他们设这么多条条框框啊……”

在杭十四中门口,一堆家长在外等候的间隙,闲聊起对孩子未来的看法,一位爸爸的这番话却引得在场不少家长频频摇头。

在几天的蹲点中,考点外有从滨江赶来、全程等候的妈妈;有送了孩子进考场后,又在门口站一站、往里望一望的家长;有在考点外碰到女儿同班同学的妈妈,两人坐在花坛边交流“考经”的家长;还有正遇休假、路经考点,偷偷在考点外站一会儿的家长……

考场外等待孩子的家长。

众生百态,操心子女的高考父母心却是大同小异。但这样的父母心,比起传统印象中的心态,却又有了诸多变化。

“选考、学考的科目都是他自己感兴趣的,这么大了,这些选择还是他自己想比较好,家长做的决定他未必会喜欢。就像我们现在工作一样,如果天天做着自己不喜欢的工作,那该有多难受啊。”万女士说,作为父母,自己能做的就是适当地与儿子沟通,给他一些长辈的建议,希望孩子做自己感兴趣的,走正道,不要好高骛远就好。“对于这样的考试,常态化是最好的。平时父母稍微点一下就可以,不用点那么透。”

与父母心态变化相对应的,必然是这些正参与考试的孩子们自主独立性的增强。

浙江传媒学院实验中学高二学生单同学是个瘦瘦高高,有些腼腆的男生,他告诉记者,自己在高中这几年里,与父母讨论最多的,便是“以后自己的路怎么走”的问题。

4月8日上午,考完思想政治科目的单同学准备吃中饭。

他说,自己以后是走艺术类高考,所以平时除了文化课的学习之外,还在练习武术。武术是他感兴趣的体育项目,过段时间他还要去参加一项武术比赛。

每天早上5点40起床,洗漱完毕后,6点10分下楼去练习武术;练到6点半、6点40左右结束;收拾一下之后7点钟背上书包上学。周六整天也需在校外参加武术班培训,周日的下午和晚上同样也是武术课程时间……这便单同学一周的武术练习安排。

“有时候晚上睡得晚了,早上会不想起来,这个时候父母就会叫我起床。但平时在家练习的时候,我还是比较自觉的,毕竟是我自己高考嘛。”单同学说。

孙同学是一名学美术的高二学生,她说,接下来自己应该还会到北京、上海等其他城市去参加相应的招生考试,但她并不觉得忧虑。“这种经历是很好的,为了自己喜欢的事去跑,那种氛围我很喜欢。”

这个4月的春天,走过漫天飘絮的杭城,透过一扇扇校门,记者望见的,不仅仅是一场新的高考,还有高考下努力成长着的学子与父母。

[责任编辑:董薰]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热点推荐

热点聚焦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