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55年授衔时哪位黄埔三期的老革命因故仅授大校军衔


来源:凤凰历史

核心提示:他是大革命时期的老党员,资历深,所以他的军衔经过陈赓的亲自评定,拟授少将军衔。方案报上去以后,由于全军当时符合授少将军衔条件的人很多,而最终的名额只有800多名,所以徐介藩最后只被授予了装甲

核心提示:他是大革命时期的老党员,资历深,所以他的军衔经过陈赓的亲自评定,拟授少将军衔。方案报上去以后,由于全军当时符合授少将军衔条件的人很多,而最终的名额只有800多名,所以徐介藩最后只被授予了装甲兵大校军衔。不少人认为像徐介藩这样的黄埔三期的老革命,仅仅授予大校军衔实在是委屈他了。但是徐介藩并不在乎这些,他觉得自己旅居苏联20多年,为祖国为人民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少了,军衔高点低点都无所谓,关键是勤勤恳恳的为党和人民再立新功!

徐介藩资料图

本文摘自:人民网,作者:于杰,原题:少将徐介藩的传奇人生

在人民解放军1961年8月晋升的218位少将中,他参加革命的时间最早,20岁就和我军名将许继慎、彭干臣一起成为安徽学运领袖;他的军校生涯最早,黄埔军校第三期步科毕业,比林彪还早一期;他最早学习航空技术,是我党历史上首批飞行员之一;他长期留居苏联,以至授衔时胸前没有一枚人民军队的勋章;他一生耿直,为了坚持原则,他不怕和上级领导拍桌子……这位传奇的将军就是装甲兵少将――徐介藩。

徐介藩,原名徐齐邦,字介藩,1901年6月6日(阴历)出生于安徽省固镇马场乡前马场村(今石湖区后马场乡徐祠村前马场圩子)。其父徐恩初是清朝的贡生,所以,徐介藩从小就在私塾里苦读四书五经。1917年,他摆脱封建家庭的束缚转入固镇县高等小学学习。他不仅聪明好学,而且胸怀大志,经常对同学说:“班超投笔从戎,建功立业,令人仰慕,我必步其后尘!”

1919年5月中国在巴黎和会上外交失败,北京爆发了五四爱国运动。消息传到安徽,徐介藩更加痛恨北洋政府的软弱无能,他组织高小学生积极响应运动,在县城街道张贴“外御列强”、“内惩国贼”、“收回山东”等标语,并且在学校里组织演讲,声讨帝国主义列强和北洋政府,声援五四爱国运动。

1920年7月,徐介藩以优异成绩考入安徽省立第一中学(今安庆市第一中学)。他受新文化运动的影响,成为了陈独秀主编的《新青年》杂志的忠实读者,阅读了李大钊的《我的马克思主义观》、陈独秀的《谈政治》等文章,开始接触马克思主义。徐介藩在省立一中参与组织安徽学生会,并且创办了《安徽学生会周刊》,为宣传新文化运动、传播马克思主义而努力奔走。

1921年6月2日,安庆学生联合会为争取教育基金独立,反对前安徽督军倪嗣冲之侄倪道烺伙同军阀马联甲侵占教育经费,组织安庆全城各中学学生向省议会请愿,史称“六二学潮”。徐介藩等10余名学生代表在省学生联合会负责人方洛舟、彭干臣、吴展等的率领下,到安徽省议会门前抗议。但是,学生们的正义举动遭到军阀政府的残酷镇压,省立第一师范学生姜高琦被刺七刀,不幸遇难,周肇基(第二年因伤势过重逝世)等50余名学生受伤,造成震惊全国的安庆“六二惨案”!惨案发生以后,徐介藩等立即发表通电,组织各校学生举行大规模示威游行,要求严惩罪魁祸首,并且表示学联要坚决斗争到底。在徐介藩等人的带动下,安庆各界先后成立了“六二惨案后援会”,支持学生们的义举。在这次斗争中,徐介藩自始至终站在最前列,后来被一致推举为安徽省学生联合会总会理事长,后又改任主管学生运动的学运委员。在学联和省内各界的压力下,安徽省长公署作出妥协,减免受伤学生费用,由省库拨款用于姜高琦治丧和抚恤费用,省议会被迫同意增加教育经费。

8月下旬,倪道烺为了让亲信李兆珍当选安徽省省长,与马联甲合谋贿赂安徽省第三届议会议员,图谋失败以后,又以40万银元买通北洋当局,任命李兆珍为安徽省省长。得知消息之后,徐介藩等安徽省学联领导人通电全省,宣告“倪、马运动李兆珍主皖,学生等誓死力拒”!斗争坚持到最后,终于迫使北洋政府妥协,委派许世英出任安徽省长。

在安徽学生运动如火如荼的时候,重建安徽的青年团组织的条件成熟了。9月的一天,天下着蒙蒙细雨,徐介藩与许继慎等23人在安庆市菱湖湖心亭,由柯庆施介绍秘密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当时省立一中只有3人加入,徐介藩是其中最坚定的一个。入团仪式结束后,柯庆施主持召开了青年团安庆支部的成立大会,徐介藩担任内学部委员。

同年,直系军阀曹锟为了做中华民国“大总统”,便以5000块现大洋的价格买一张选票,收买了国会议员590人投他的票,居然如愿以偿,并于10月6日“宣誓就职”!贿选丑闻一经公布,曹锟被世人讥讽为“贿选总统”,被收买的无耻议员们则被冠以“猪仔议员”的恶号。当时,在安徽省会安庆也有几个臭名远扬的“猪仔议员”。徐介藩与柯庆施、许继慎等基于义愤,决定利用“双十节”学生结队游行的有利条件,兵分两路,教训这些“猪仔议员”:一路由许继慎、聂鹤亭、傅维钰等率领直奔位于状元街的议员张伯衍家,一路由徐介藩等率领前往安徽省议会。徐介藩一路上向过往行人痛陈“猪仔议员”舞弊的丑行,安庆街头的许多工人、市民激于义愤,纷纷加入到游行队伍中间,就连那些平时飞扬跋扈的军警们见徐介藩他们人多势众,也不敢上前阻拦,个个缩在路边窃窃私语。徐介藩带头痛打“猪仔议员”彭昌福和吕祖翼,赶跑了前来劝说的安徽省前省长李兆珍,面斥安徽省参议长、怒掀省长吕调元的办公桌,在全安徽引起强烈反响。

听说儿子在省城安庆领导学生运动,并且砸了省长吕调元的办公室,徐恩初深怕儿子惹来杀身之祸,心急如焚。他赶紧写了一封急信托人交给徐介藩,让儿子去找在北洋政府交通部任职的同乡好友陆辅廷设法在上面疏通一下,免遭不测。可是徐介藩并不领父亲的一片苦心,予以断然拒绝,他在回信当中毅然说道:傲骨冷眼,怕见上人!

安徽军阀当局对蓬勃发展的学生运动恨之入骨,想尽办法克扣学校的各项经费及教员的工资,以此作为报复。1923年冬,安庆各学校教职工普遍开展要求增加工资的运动,作为学生领袖的徐介藩则积极组织学生给予老师们力所能及的帮助。

1924年初,安徽军阀残酷镇压革命运动,省学生联合会总会被强行解散,徐介藩、王步文(中共安徽省委第一任书记)、童长荣(东北抗联第二军的创始人之一)等30余人被开除学籍,并且遭到通缉。在一中老师的掩护下,徐介藩逃往南京私立东南高级中学,就读高三,化名徐配。

1924年夏天,徐介藩报考东南大学,由于学校得知他是被安徽当局通缉的学生,所以没被录取。此时,盘踞安徽多年的军阀马联甲被驱逐出安徽,所以徐介藩回到家乡固镇,担任了固镇高等小学教师。在固镇教书期间,徐介藩得知老朋友许继慎、彭干臣、傅维钰、吴展、杨溥泉等人都投笔从戎,考入黄埔军校,于是,南下黄埔参加革命便成了徐介藩挥之不去的梦想……

 

[责任编辑:王秀秀]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热点推荐

热点聚焦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