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老兵回忆:刷抗日标语被孕妇从刺刀下救回


来源:广州日报

原标题:老兵刷抗日标语被孕妇从刺刀下救回寻找恩人74年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肖欢欢图受访者提供今年87岁的王飞吼老人是一名抗战老兵,他须发皆白,走起路来已经有些颤颤巍巍,要靠拄着拐杖才能行动。现在不管去

王飞吼与救命恩人的两个儿子拥抱在一起。

原标题:老兵刷抗日标语被孕妇从刺刀下救回寻找恩人74年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肖欢欢

图受访者提供

今年87岁的王飞吼老人是一名抗战老兵,他须发皆白,走起路来已经有些颤颤巍巍,要靠拄着拐杖才能行动。现在不管去哪里,都需要女儿王界华的陪同。 

老人一直有一桩未了的心愿:74年前,他当抗日儿童团团长在刷抗日标语时,被前来扫荡的日本鬼子包围,一名十八九岁的年轻孕妇从刺刀下救了他一命。 

74年间,王飞吼一直在寻找这位救命恩人的后人,尤其在得知自己得了癌症晚期之后,这个愿望更加紧迫。“我不想带着遗憾离开人世,否则,我死不瞑目。”

经过74年的寻找,老人最近终于圆梦。 

王飞吼老人一说起当年的事情就容易激动,说到动情处,老人家忍不住流泪。 

刷标语险被刺死

王飞吼在苏北地区长大,12岁那年他就加入了抗日儿童团,从13岁开始担任盐城八巨乡抗日儿童团团长。 

儿童团的任务包括站岗放哨、打听消息,派发抗日传单,在各村镇的墙壁上粉刷抗日标语。王飞吼因为上过学,识字,所以被派去刷抗日标语。相比刷标语,他的理想是成为一名上阵杀敌的新四军战士。后来一位新四军干部告诉他,做抗日动员也是非常重要的工作。一来可以起到宣传、动员和鼓舞士气的作用;二是可以让老百姓及时了解抗日的动向,争取广大群众对抗日的支持。 

王飞吼觉得有道理,从那以后,他对刷标语的积极性高了起来。在短短一个月时间,各家各户的土墙头上,到处都是“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日本鬼子滚出中国”之类的标语。 

1943年农历正月初五,苏北仍天寒地冻。王飞吼在写抗日标语时,碰到鬼子过来扫荡,他当时正在写标语,就被包围了,“当时我手上、身上都是黑灰,一看就知道是写标语的。逃是逃不掉的。日本鬼子见到我,杀气腾腾,拿起长条子刺刀向我刺来。我当时手无寸铁,心想这下死定了。” 

“刺刀已经刺到我的胸口了,就在这时,从旁边冲出来一位十八九岁的年轻妇女,怀着孕。一把把刺刀挡开了,日本鬼子一看是个年轻女子,就把她抓住了,抓住了也不放。用刺刀把她往民房里面逼。这名怀孕女子一边后退一边向我挥挥手,示意我赶紧跑。”王飞吼拔腿就跑,钻进了附近的一片玉米地。 

“当时她岁数很小,头上戴花,脚上穿的是花鞋子,所以我猜她应该结婚没多久。她一冲过来就把刺刀挡掉了。”至今回忆起当时的一幕,王飞吼仍历历在目,他一直对救命恩人非常感激和愧疚。 

王飞吼把这事向区长做了汇报,想让区长帮他找救命恩人。当时自己只顾逃命,都不知道恩人叫什么名字。后来区长跟他说,救他那个妇女丈夫姓刘,大家都称呼她叫刘嫂,应该已去世了。得知这一消息,王飞吼趴在桌子上大哭了一场。“她是为我牺牲的。如果当时他不救我,她完全可以逃跑。我的命就是刘嫂子给的。” 

王飞吼说,那天上午,在南边不过一百多米的五户庄,和他一样写标语的队员被鬼子发现后连戳了五十多刀,当场惨死,“我是捡回了一条命。” 

74年寻找救命恩人后人

王飞吼想为刘嫂报仇,于是第二年就参军了,到了部队,征兵的人说他才14岁,人还没有枪高,不能参军,问他以前干过什么,他说刷标语,于是勉强让他参了军。1944年,王飞吼离开了家乡,参加了新四军新安旅行团,主要做宣传工作。 

1945年,日本投降。大家奔走相告时,王飞吼专门去给自己的救命恩人烧了纸。“我说,刘嫂,你救了我的命,现在大仇已经报了,日本鬼子已经投降了。你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我见不到你,但我很想找到你的孩子。否则我这辈子都不心安。” 

王飞吼的女儿王界华告诉记者,父亲是一个非常重感情的人,找不到刘嫂的后人,他经常躲在房间哭。父亲几乎每年都会去到江苏的农村,打听救命恩人的下落。每次去,老人都要在村子里住上好多天,挨家挨户打听。还经常在报纸上发布公告,征集救命恩人的线索。“每年的清明和冬至,他就领着我们一堆儿女,给刘嫂烧纸。烧过之后磕头,说我们全家永远怀念你。你的小孩我还在找,找到以后我还要照顾他。” 

有一年夏天,王飞吼冒着酷暑在一个小村里面待了3天,只为打听到一点恩人的线索,最后他中暑了,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 

2013年,在参加一次抗战老兵的活动时,王飞吼认识了江苏省新四军研究会会员徐振理,希望他能帮忙寻找刘嫂后人,后来他还带领多名志愿者四处走访,但还如大海捞针,一无所获。2015年,恰逢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王飞吼再度通过媒体表达寻找救命恩人后人的想法,但仍没有找到。

找到恩人之后此生无憾

王界华说,未能找到救命恩人的后人成了王飞吼的一块心病,他食不甘味。“刘嫂因为救我的命死了,如果没有她,我在13岁就死了。她的救命之恩我没办法报答,但希望在有生之年,找到她的后人。这是我一生最大的心愿,否则我死不瞑目。我今年80多岁了,也算够本了。”王飞吼用颤抖的声音说。

今年2月,他听说中央电视台《等着我》栏目可以帮忙寻人,于是向栏目组求助。栏目组通过一个多月的走访调查,终于找到了王飞吼救命恩人刘嫂的后人。“父亲患有晚期肺癌,我们家人都不同意他到北京来。他说,你用担架或轮椅抬也要把我抬到北京来,找不到刘嫂后人,他死不瞑目,他连挽联都写好了。”

原来,当年刘嫂并没有死在鬼子的刺刀下,生下儿子刘根龙之后,改嫁到了江苏镇江,又生下4名子女,直到1997年去世。刘嫂的长子刘根龙今年已经75岁,仍生活在江苏省滨海县八巨镇。见到救命恩人的后人,王飞吼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他泪如雨下,和刘嫂的儿子相拥而泣。

王飞吼说,能在有生之年找到救命恩人的后人,自己此生无憾了。

找到救命恩人的后代,王飞吼过于惊喜,情绪波动过大,老人家当天就住进了医院。

他希望儿女能推着他到刘嫂的坟头看看,祭拜一下。也希望看看刘嫂的后人在生活上还有什么困难,只要能帮得上忙的,他一定竭尽所能去帮助。

[责任编辑:王秀秀]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热点推荐

热点聚焦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